果色丶

写文的话只写bg向哦~
同人暂时只更荒x金鱼姬(我爱他们)!
原创一般看心情吧...大多是中长篇。
吃的cp很多,如感到任何不适可以屏蔽我的推荐❤
最后,谢谢你的关注和认真阅读(鞠躬)

荒金(一):金鱼姬的心事重重

CP为荒x金鱼姬
看完春樱之宴后对他们爱得不可自拔,结果发现粮如此稀缺,只好自割腿肉。
第一次写同人,尽力不OOC吧。
中篇(大概,不然怕难以完结(拖延症害人不浅

时间线为春樱之宴不久后,京都还未沦陷之时。

(赶一辆末班情人节与早班春节的车~)
====================

“怎么了?”辉夜姬转头看了看樱花树下正抱着类似贡品的食物发呆的金鱼姬。
怎么看都是贡品吧,辉夜姬一面想着,大概又是偷偷从荒川那里拿的...
“啊...没什么啦!”金鱼姬立马回神拿出一颗当季的梅子准备塞嘴里,动作却渐渐停下“只是有点在意烟烟罗之前说的故事...”
“关于那个孩子的事情吗?”
“烟烟罗说自从村庄被淹没就再也没有去过那里了...不知道故事里的那个人有没有躲过水灾,还是说也被海水吞噬了呢?”
“不知道呢,但听说荒大人是从海中降临的。”辉夜姬坐在竹筒上托着腮仔仔细细地回想。
“咦?”听到这种消息的金鱼姬当场愣住了。
片刻。
“啊!难道是...!大个子的兄弟之类的!”拊掌。
辉夜姬崇拜地看向金鱼姬“金鱼姬好厉害啊!这么复杂的事情都被你想到了!”
“那当然啦!我可是要征服世界的,这一点小事随随便便嘛~”金鱼姬装模作样哼了一声,得意地挥了挥她的小扇子。
“那...之后怎么办呢?金鱼姬当时说了过分的话......没有关系吗?”
“呃...”金鱼姬的动作顿时卡在了半空中,“反...反正大个子也不像是那种会斤斤计较的人嘛...!”
“不行啦金鱼姬...这样你不就变成坏人了吗。”
“那、那我能怎么办嘛!真是的人家又不知道他在哪里!”金鱼姬抱着胳膊鼓着嘴巴不乐意地将头扭向了一边。
“但是......”
“啊——!好烦哦!人家这么抑郁怎么想都是今天女子会少人的缘故嘛!讨厌的大个子!!!”
金鱼姬的邀请被拒绝了,她感觉身为女子会会长的自己很没有面子,她现在非常得不开心。
其实要说拒绝也算不上,只是邀请单方面的石沉大海了而已——
她只知道荒住在京都,却没有任何对于京都的概念。
最起码,在荒川不管对方住多远的地方消息都能传达到。
怎么想都是那个讨厌的大个子不愿意来吧!这种小事怎么可能骗到天下第一可爱的我呢!
正生气的时候,一个身影迈着悠闲的步伐不紧不慢地走了过来。
“哦呀,又聚在一起聊天吗。”
“烟烟罗!”
“烟烟罗!真是太好了~刚刚还说到之前你讲的故事,金鱼姬很在意结局呢。”辉夜姬率先凑到烟烟罗旁边欣喜地说。
“啊!”烟烟罗抬手微微遮唇,做出一副吃惊的表情“我还以为已经讲的很清楚了。”
“诶?”辉夜姬惊讶。
就连本来十分不开心的金鱼姬也一甩之前的阴霾连忙跑到烟烟罗身边准备听后续。
“那个可怜的孩子啊......”烟烟罗停顿了半晌,就像是在考虑如何组织语言才能不刺激到这两个小孩子一般——
“当然是像其他所有村民一样,为那个村庄陪葬了。”
“什么破故事嘛!”烟烟罗话音未落,金鱼姬一下子站了起来,气鼓鼓地走开了“烟烟罗你讲故事的水平越来越糟糕了。”
“金鱼姬说话倒还是一样的欠揍啊,说出这种话也不怕我现在就把你做成刺身拼盘?”笑眯眯的烟烟罗头顶已经冒出一个大大的#号。
“呜哇你别想趁大个子不在欺负天下第一可爱的我!人家明明这么可爱你怎么忍心下手!”金鱼姬惊恐地向后退了两步。
“烟烟罗你不要收拾金鱼姬呀,她也只是因为今天荒大人不在才这么沮丧的。”辉夜姬连忙挡在金鱼姬面前向烟烟罗解释。
“哦?因为荒?”这个烟烟罗倒是新奇得很。原本以为上次她被荒修整了一番以后,按照她的脾性肯定会讨厌荒很久。
明明当时哭那么惨壮,果然还是个小孩子啊。
“毕竟...!毕竟大个子也是女子会的特别成员嘛!作为会长的我当然有义务关心一下了!”金鱼姬慌张地结巴了一下后义正言辞地用扇子指着烟烟罗说着。
“对啊,烟烟罗,你知道荒大人现在在哪里吗?他不在我们都很担心呢。”辉夜姬也赞同地点点头问道。
“那位大人的话...”沉吟片刻,烟烟罗看似在思考其实根本没有考虑任何事情的笑眯眯道“不知道呢。”
“诶~?可是烟烟罗你不是可以去任何地方吗。”辉夜姬十分遗憾地说。
“呵呵。”烟烟罗轻笑一声“我想去的地方并不一定会想让我进去啊。”
“烟烟罗说的话真是不明所以!”金鱼姬双手叉腰将头高高扬起“你说大个子在哪里,我自己去找他好了!”

评论(3)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