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色丶

写文的话只写bg向哦~
同人暂时只更荒x金鱼姬(我爱他们)!
原创一般看心情吧...大多是中长篇。
吃的cp很多,如感到任何不适可以屏蔽我的推荐❤
脑洞穷竭或者卡文的时候maybe大概也许可能会抽风的突然消失一段时间(提前土下座)
最后,谢谢你的关注和认真阅读(鞠躬)

荒金(四):荒的置若罔闻

CP为荒x金鱼姬

这一章字数比较少,话不多说,张嘴吃刀!

====================================

“请这边走。”宫里的侍从恭恭敬敬地弯腰为御馔津指出一条路“荒大人就在这边的庭院里等您。”

“谢谢带路。”御馔津礼貌性地笑着朝他微微点了点头。

当两个人从他面前走过时,他的视线自然而然落在了正跟在御馔津身后左顾右盼兴冲冲四处打量的金鱼姬身上。

什么啊那是,妖怪吗。

鄙夷的目光暗自尾随在金鱼姬身后。

“......”像是感受到了他的目光,金鱼姬有些不太舒服地停顿了两下,偏头看向还站在原地的人。

然而那个人已经不动声色地移回了视线。

人类真是奇怪啊......金鱼姬彻底无语了。

拐过墙角,带着别院的华丽复式居所展现在眼前,而此刻荒正站在庭前的樱花树下,低着头不知道在思考什么。

正是樱花盛开的季节,淡粉色的樱花纷纷扬扬从视线中划出一道绚丽的色彩,掠过荒的头发,像极了金鱼姬第一次和他见面时的场景。

在金鱼姬还站在原地愣神的时候,御馔津率先快步走了过去。“荒大人!”

“!”荒立马回过神,抬头“你来了啊。”

还没等御馔津回答什么——

“锵锵——”金鱼姬抓着御馔津的胳膊从她身后探出头来,“大个子!天下第一可爱的我特意抽时间来看你喔!惊不惊喜~~”

“......”荒沉默了,看他的表情喜不喜不知道,反正肯定是惊到了。

良久没有等到荒的回答,金鱼姬顿时不高兴了“什么嘛!居然用这种态度对待天下第一可爱的我,亏我还特意跑这么远来找你呢!哼!你都不知道这一路我多么辛苦......”

“......”荒只是沉默地看着她,没有要说些什么的意思。

御馔津皱眉看了看金鱼姬,又观察了一下荒的表情,有些不确定地开口了“荒大人,您认识...这个小妖怪吗......?”

荒的表情从始至终没有什么变化,半晌,他的唇角牵扯了一下,说出了自刚才以来的第一句话:“见过。”

“!”金鱼姬原本所有想要向荒倾诉的委屈都硬生生堵在了嘴边。“你说...什么...?”

荒没有再理会金鱼姬的话,转身径直向屋里走去。

“原来如此,我明白了。”

听着御馔津毫不怀疑的口气,金鱼姬心里一惊,某件事猛然拉回脑海,她急急忙忙像是想确认一般抬头向御馔津的位置看去。

然而,那一瞬间目所能及的只是一只离弦的箭,像之前消灭恶鬼那样携着凌厉的风直直朝胸口的位置飞来,绑于其上的符咒在空中哗啦啦作响。

速度快到完全无法反应。

金鱼姬只是站在原地愕然地瞪大了眼睛。

“!”听到了箭矢划破空气的声音,荒的心中升腾起某种极度不详的预感,他连忙回过头。

一只箭自御馔津身前射出,即将碰触到金鱼姬的身体。

“等...!”荒想也没想立马抬手一挥。

一束淡蓝色的光以极快的速度冲向箭矢,精准地命中了箭头。

箭矢顿时被击飞,偏离了原本的航向,斜斜地朝金鱼姬肩膀刺去。

“噗——”

血肉搅动的声音,腥重的味道在春天微冷的空气里顿时弥漫开来。

肩膀上突如其来的剧痛使得金鱼姬几乎承受不住地眼前一黑,连带着意识都模糊起来。

而箭矢的巨大冲力将金鱼姬向后掀去,她摇摇晃晃地捂着伤口随之倒下。

但是没有想象中跌落在地的疼痛。

也许是因为现在肩膀真的太痛了所以才感受不到,有什么温热的液体正顺着指缝无法阻止地流淌。

她困惑,但又害怕地拼命睁大眼睛企图看清到底发生了什么。

可符咒上所附有的力量束缚住她所有的妖力,现在金鱼姬脑子里嗡嗡作响,视线中影影绰绰一片,什么也看不清。

除了...面前的这片蓝色。

“为...什么......”

荒轻轻抱着金鱼姬,没有回答。他第一次见到金鱼姬这样的表情,绝望,却没有哭出声,眼泪只是安静地顺着脸庞埋没于发间。

“我...做错了什么...”

光明与意识如同枝头繁花的香气,一点点在空气中消失殆尽。

这样不对吗?

我...是坏孩子吗......?

评论(8)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