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色丶

写文的话只写bg向哦~
同人暂时只更荒x金鱼姬(我爱他们)!
原创一般看心情吧...大多是中长篇。
吃的cp很多,如感到任何不适可以屏蔽我的推荐❤
最后,谢谢你的关注和认真阅读(鞠躬)

荒金(五):荒的无可奈何

CP为荒x金鱼姬

啊啊啊拖了六天才更新真的非常抱歉!这几天太忙了好不容易抽时间码了一千多字后来反复看总觉得一口气写的这些不是很好...(虽然现在修改的也不是很满意...如果以后修改了会贴传送门的!嗯!
提前祝大家元宵节快乐啦~~因为不出意外的话明天是不会更了(悄咪咪比个小心心
====================================

看见金鱼姬缓缓闭上了眼睛,虽然知道她没事,荒还是微不可见地皱了皱眉。
“听荒大人说不认识她,我以为这个小妖怪有什么企图...”御馔津收起弓箭,忐忑不安并且迷茫。
如果荒大人真的不认识这个小妖怪,又为什么要救她呢?这个表情......
“不。”荒抱着金鱼姬站起身来,“不用自责,不是你的错,是我没有说清楚。”
即使伤势不严重也不能一直待在这里拖着,当务之急是找人治疗。人类的医生是肯定不行了,妖怪的话——
“荒大人。”
“呀——!!!”
呼喊中夹杂着一个女孩子惊恐的尖叫。
荒下意识循着声音转过头去,就看到了在妖刀姬旁边正捂着嘴满脸惊恐望着他的莹草。
莹草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明明一小时前还活蹦乱跳的新朋友现在已经浑身是血的倒在自己面前不知是死是活。
而凶手就是——
她看了看面前不知道比自己高出多少的荒。
对不起,不能帮你报仇了。
荒看着已经惊呆的三个人,有些头痛地叹了口气,“进去说吧。”
(从内容排版来说这一小截属于上一章,害怕修改到上一章上会有人看不到干脆就划分在这里了)
========我是两章之间的分割线========

“痛痛痛痛...”金鱼姬是被翻身时肩膀上剧烈的疼痛折磨醒的。她一边抽气一边费力地睁开了眼睛。
视线里朦朦胧胧的,都是些不熟悉的摆设。
我是死掉了吗......
“金鱼姬你醒了!”面前出现一张熟悉的脸,正欣喜地望着她,“真是太好了!”
“莹草...?你怎么在这里?”刚刚清醒的金鱼姬又陷入了另一种茫然,“不对...!我...我现在在哪里?”
“当然是在荒大人家了。”
“!”金鱼姬顿时瞪大了眼睛,彻底清醒过来“什么?!我才不要在讨厌的大个子这里待着!多一秒都不想!我要回家去了!!!”
说完翻身下床抓起规规整整放在桌子上的自己的小包裹就准备往外走。
“诶?可是你的伤还没有好......”
“这种事情难道不是拜他所赐吗!真是个冷漠又无情的人!算我看错他了!”边这样大声斥责着,金鱼姬猛地拉开了门。
然后金鱼姬愣住了。
站在门外抬起手正准备敲门的荒也愣住了。
两个人一个站在门外一个站在门里大眼瞪小眼,谁也没有进一步的动作。
糟糕,刚刚的话不会被他听到了吧...金鱼姬看着他没有什么表情变化的脸,心里不停打鼓。
而荒犹豫了片刻,往前走了走刚要说什么——
“你走!我现在不想看到你!”金鱼姬往后一退将门狠狠合上了。
“咚。”
荒的额角不轻不重地撞在骤然关闭的门扉上,发出一声闷响。
缓缓伸出手按住灼烧般疼痛的地方,荒心中的不快开始逐渐扩大。
这里怎么说也是自己的住所,这算什么,许久没见,这个小家伙真是越来越不懂规矩。自己是怎么想到要找她道歉的。
虽然最后也没能说出口就是了。
正当荒揉着额角考虑要不要强行闯入时,门吱呀一声被猛然推开了。
金鱼姬挎着小包裹从里面走出来,看到他时不屑的哼了一声,高傲地将头撇向一边继续往前走。
荒叹了口气,终于绷不住了。“你要去哪?”
他感觉自己完全不明白眼前这个人的想法。
“回家!”金鱼姬回头朝他气势汹汹地喊了一句,立马转回头继续走。
荒两步追上去拎着对方的领子把她丢回房间门口。
“哼!就算你现在想挽留我也没有用了!你已经失去了天下第一可爱的我!”金鱼姬仍然把头撇向一边不看他。
荒彻底无语了。默默审视着她这幅“快求我不要走啊说不定我会好好考虑一下”的神情,尽量语气淡漠地开口了,“我已经写信通知荒川让他尽快来接你回去。”
金鱼姬顿时绷直了身体,僵硬地回过头看着他。
有某种雾气渐渐从她的眼底弥漫开来。
“真是!笨蛋!大笨蛋!!!”金鱼姬把身上唯一能扔的东西——包裹狠狠砸向荒,然后拿胳膊捂着眼睛头也不回地跑进房间了。
荒精准地接住了没什么力道的包裹,默默看着她跑开的身影。
好像...不小心说过头了......噗。
嘴角一抹不易察觉的微笑,转瞬化为落英纷飞的三月某种朦胧而绚丽的色彩。
他有些好笑地摇了摇头,转身离开。
本来想问问莹草那个小家伙的情况,现在看来是不用了。

而荒川这边。
自从金鱼姬留下一封“我走了不用来找我哼”的信离家出走后,荒川除了焦头烂额地打理这片水域、解决京都与人类的灾祸外,还加上了从各处打听一切关于她下落的业务。
此刻听说那个小矮子在荒那边一切安好,荒川不禁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疑惑起来。
那个只会捣乱的小矮子居然认识那位大人?什么时候?如果不认识,金鱼姬难道是有什么很难实现的事想找他帮忙?
不...就凭那位大人的脾气,也不会轻易答应的。
而且现在的问题是...
荒川的目光不自觉地落在那封华丽的信件上。
本王到哪里抽时间去接这个小矮子麻烦鬼回来啊!!!
思来想去,荒川还是下定决心坐在书桌前写了回信,言辞恳切地表示了自己最近事务缠身实在无法抽身前往京都的现状以及诚挚希望能让金鱼姬再留京几日的强烈愿望。
毕竟,与其让那个小矮子在独自回荒川的归程上遇到突发事件彻底消失,他还不如厚脸皮拜托荒,最起码让她的安全得以保证。
此信言之凿凿,情深意切之状,使得荒收到回信时,都忍不住叹了口气。
的确,正值人间危难之际,荒川之主肯定也诸多事宜。
而且,让那个小家伙多留几日大概也不算什么坏事吧,大概。
脚步声响起,御馔津自外面走进来,像前几天一样准时在午后出现在书桌前。
荒回过神,将荒川的回信收进抽屉,看向对方,“刚从那个小家伙那里过来吗。”
“放心吧,她精神还不错,也有按时喝药。”御馔津微笑着回答。
“......”荒沉默了。他对于某件事有点费解。
按照那个名叫莹草的妖怪所说,她现在应该早就痊愈了才对。
然而事实刚好相反。
“你亲眼看到的吗?”荒再次向她确认。
“诶?”御馔津惊讶地怔住了,就算是小孩子也不用担心到这种地步吧。“啊不...每次过去的时候就只看到空碗摆在桌子上了。”
荒思考了片刻总觉得事有蹊跷,于是决定亲自过去看看。

评论(1)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