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色丶

写文的话只写bg向哦~
同人暂时只更荒x金鱼姬(我爱他们)!
原创一般看心情吧...大多是中长篇。
吃的cp很多,如感到任何不适可以屏蔽我的推荐❤
最后,谢谢你的关注和认真阅读(鞠躬)

荒金(六):荒与金鱼姬的战争

CP为荒x金鱼姬

锵锵!怎么样没想到吧~意外出现啦!两天连更结尾附赠小剧场!(虽然又是辆末班车...)荒和金鱼姬一起祝大家元宵节快乐哟❤

(碎碎念可无视)手贱去搜了荒的台词做资料,结果听完后感觉整个人对他的认知都崩塌了,你...你一定要把【愚蠢】这两个字挂在嘴边吗,这个态度已经不是冷漠的范畴了啊_(:з」∠)_心情复杂

这种性格的人真是让人觉得无从下笔啊......

====================================

“出来吧,金鱼先生。” 

但是如果可以金鱼先生根本不想出来。

“哼哼哼~~”金鱼姬端着药碗满脸阴险的笑容慢慢靠近被召唤出来的金鱼先生。

早有准备的金鱼先生浑身一抖扭身就想跑,却被早已知道它早有准备的金鱼姬一把抱住按在了桌沿上。

金鱼姬得意地把一只脚踩在椅子上:“金鱼先生要乖哦,张嘴吃药!”

金鱼先生扑腾着尾巴,把整个头拼命往上扬。再喝这种绿色的不明液体,自己大概就要从金鱼变成沼蛙了。

正当金鱼姬举着碗渐渐靠近金鱼先生时——

“砰——”

门发出撞在墙上的巨响。

金鱼姬万万没想到居然会有人不敲门就突然闯进来,当即保持着挟持金鱼先生的姿势愣住了。

僵硬地转过头看向来访者。

高大的身影几乎遮住了外面明媚的阳光。

也许是因为逆光,金鱼姬觉得此刻荒的脸黑的可怕。

一时间没有人说话,房间内陷入某种可怕的沉默。

金鱼先生转动眼珠看了看荒,又看了看金鱼姬,似乎是察觉到了此刻微妙的气氛,突然扭动身子趁金鱼姬不备一下子挣脱了她的钳制,然后一溜烟蹿到了荒背后。

“哇!连金鱼先生你都这样!!!”金鱼姬现在才想到收回动作,放下碗气愤地指责。

而逃脱了替身喝药命运的金鱼先生欢快地摆动着尾巴浮在空中,只探出一双眼睛打量局势。

荒并没有说话,只是径直走进屋子,在桌前坐下。

然后金鱼姬就眼睁睁看到他从怀里掏出了——

盛着眼熟的绿色液体的小瓶子。

金鱼姬最不想看到的事情发生了。她现在气得想像气球那样窜到天上去,再也不要看见这家伙的脸。

“过来,把这个喝了。”荒把药重新倒进碗里,微微催动神力,不消一会,手掌上的碗开始微微地冒起热气。

金鱼姬连连往后退了几步,坚决地摇了摇头。

“你过来,还是我过去?”

“哼讨厌的大个子!整天就知道欺负我!我喝不喝跟你有什么关系嘛!”金鱼姬磨磨蹭蹭走过去坐下,不情愿地抱着胳膊将头几乎扭到天上去,就是不看对方。

荒听到这句话有些不悦地皱了皱眉,“这件事是因我而起的所以我有义务看着你好起来,你到底喝还是不喝?”

“不喝!你威胁我也没有用,我才不怕呢~!”

“我当然不会威胁你,因为根本没那个必要。”荒伸出手一把将坐在邻近位置的金鱼姬提着领子拎到了怀里。

“你、你要干嘛!放开我!”惊恐地看着他举在手里的药碗,这种似曾相识的情景让金鱼姬心里顿时升腾起一种不祥的预感。

然而荒的一只手已经从背后环抱住金鱼姬,禁锢了她的双臂。

“放开我!放开我!”始料未及的金鱼姬企图进行最后的挣扎。

纹丝不动。

在对方强大的神力的威压之下,金鱼姬几乎使不出任何力气。

绝望的金鱼姬看着诡异颜色的药汤渐渐逼近,终于崩溃了——

“呀——!!!”

惊天动地的悲鸣声自房间里迸发出去,久久回荡在王宫上空。

景象之壮烈连一旁看热闹的金鱼先生都默默地举起鱼鳍遮住了双眼。

>小剧场<

荒川正埋头在各种文书工作里忙的不可开交,忽然一个戴着绿帽子的身影慌慌张张地冲了进来“荒川大人!大事不好了!!!”

“怎么了,那个小矮子又在外面惹事了是吗?”放下笔,荒川头痛地揉了揉太阳穴。

“不是啊!金鱼姬不见了!!!”河童挥舞着手中的信焦急地说。

“什么?!!!”荒川一把拽过信,只见信封上歪歪扭扭得写着三个大字——出走信。

打开信封抽出信纸,上面只潦草的写了一行字:

“我走了不用来找我...哼?...”荒川念完,头顶顿时冒出一个大大的#号。

信纸渐渐在手中揉成一团废纸。

出走信?哼?这个小矮子最好走了就再也别回来了!!!

......

站在原地沉默了一会儿。

“椒图!”

“荒川大人?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吗?”椒图急急忙忙从外面赶进来,看到他满脸严肃不禁有些疑惑。

“帮我到周边查一下有没有那个小矮子的消息!”

评论(7)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