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色丶

写文的话只写bg向哦~
同人暂时只更荒x金鱼姬(我爱他们)!
原创一般看心情吧...大多是中长篇。
吃的cp很多,如感到任何不适可以屏蔽我的推荐❤
最后,谢谢你的关注和认真阅读(鞠躬)

荒金(九):金鱼姬的绞尽脑汁

CP为荒x金鱼姬

抱歉!因为现实生活中发生了很多事情所以一直没有来得及更新真的非常对不住大家<(_ _)>不过现在基本稳定下来啦,所以!接下来为了弥补大家七天连更!!!一定要记得收看哦❤
有万年竹x辉夜姬提及(暗示)。
送花环的梗取自...经历过上上次情人节活动的大家都明白(doge
礼物灵感来源:荒那套皮肤束发用的小饰品(当时看到觉得很有辉夜姬的风格,脑洞也因此应运而生(^-^)V)
====================================

 
荒从书桌上抬起头。

“噫——!”一个黑影慌忙从窗边猫了下去。

这样的情况已经持续了好几天,荒对偷窥者的身份早有定论,但显然对方完全没有意识到她已经被识破了。

“有什么事就进来说吧。”荒无奈地叹了口气。

但是半天没有回应。

真是个麻烦的小家伙啊。

仔细考虑了一下,荒还是站起身向屋外走去。

院子里阳光正好,不远处樱花树的叶子在暖风中沙沙作响。

“嗯......”树下金鱼姬正背对他面朝大地不知道在纠结些什么。

“我说你......”

“啊!!!”然而对方在听到他的声音的一瞬间就头也不转的落荒而逃了。

“......” 荒站在树下目送金鱼姬离开。

完全搞不懂她到底想干什么。

 

 

而另一边——

金鱼姬悄悄钻出王宫来到那片熟悉的区域。

“诶?~~所以金鱼姬觉得一直待在荒大人那里不太好想送点东西表达谢意却不知道送什么好吗?”辉夜姬显得非常吃惊,音量都比平时提高了好几度。

“嘘...!你小点声啦!”金鱼姬比了个噤声的动作,眼神不经意间瞟向一边侧身坐在高处正仔细擦拭自己笛子的万年竹。

“这不是很好嘛。”辉夜姬开心地晃着两条小腿,抓住了金鱼姬的手,“太好了呢,金鱼姬~~果然金鱼姬是很温柔的人!”

“那...那是当然的咯?”金鱼姬不好意思地将头扭向一边,“但是我...之前从来没有送过礼物......”声音逐渐微弱下来。

之前一直住在荒川的时候也是...没有收到任何人的礼物,也没有想过送任何人东西。硬要说的话,也只见过河童给鲤鱼精姐姐送一只很大很漂亮的花环,还是他亲手编织的。

而且送礼物要送什么好呢?怎么送呢?直接交给对方就好了吗?那这跟自己每次把不要或者多出来的东西分给大家有什么区别呢?真是完全搞不明白。

“这样的话...”辉夜姬沉思了一会儿,抬起脸微笑道,“其实送礼物也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复杂啦~~只要在送出去时能让对方感受到自己的心意就好~~!但是首先——我们还是来想想送什么好吧?”

“送什么好?”金鱼姬眼巴巴地瞅着自己的好朋友,俨然一副已经放弃了思考悉听尊便的表情。

“......”辉夜姬顿时陷入了深思,片刻才不确定地缓缓开口“一般来说...要从对方的喜好入手吧...?”

“啊——大个子吗......”金鱼姬装模作样地托着下巴思考了一会儿,随后笑容真诚地抬起头回答,“完~全不知道呢~~”

“诶、诶?”辉夜姬懵了,花了足足十几秒钟才勉强恢复平静“那...那我们就从他的生活习惯入手好了!再想想荒大人有没有什么经常做的事情......”

“诶?但是整天书房卧室两点一线的人能有什么习惯嘛!”臭大叔好歹还会出门办办事什么的,她甚至没有见荒走出王宫过。

“诶——?那、那...”辉夜姬彻底束手无策了。

“喂我说你到底知不知道啊真是的,简直在浪费时间嘛。”金鱼姬不开心地埋怨道。

“啪——”

一声清亮的脆响,金鱼姬头上正正挨了竹笛一下。

“求别人做事就稍微有点求人的态度。”不知何时万年竹已经来到了两个人身边,此刻正收起笛子训斥道。

“啊——!关你什么事啦!!!讨厌!!!”捂着隐隐作痛的脑袋金鱼姬不服气地朝他喊叫。

“好啦好啦...你们不要吵架呀......”辉夜姬不知所措地摆手。

“真是个难缠的小孩子。”万年竹显然不想再和她计较。

“什么嘛!明明是你多管闲事吧!跟臭大叔一样讨厌!!!”金鱼姬假装不屑地撇过头。

“在你改掉那张讨厌的嘴巴之前没有人会心怀感激地收下你的礼物的。”万年竹瞥了她一眼不以为然道。

“啊!!!辉夜姬!!!”完全说不过万年竹又忍无可忍的金鱼姬一声哀嚎开始向一旁不知所措的辉夜姬发出求救信号。

“好啦...万年竹你也少说两句...金鱼姬也不是故意的......”辉夜姬最后选择妥协,弱弱地向万年竹开口了。

万年竹看着此刻进退两难的辉夜姬,无奈地叹了口气,摇摇头,轻轻一跃重新跳回那颗最高的石头上。

迎着竹叶间投下的细碎月辉,万年竹轻轻将笛子置于唇边,悠扬空灵的笛声顿时逸出瞬间洒满整片竹林。

“啊...”辉夜姬眨巴着眼睛,愣愣地看着银辉下那抹孤傲犹如月光般清冷的身影。一如当初自己第一次在这片孤独的竹林见到他时,他放下笛子透过斑驳的月光望向自己,像是这片黑暗中唯一的光,洒在他肩头的月华如水闪闪发亮,驱散了曾经包裹着自己的所有孤寂和不安。

半晌辉夜姬猛然回过神,定定地看向金鱼姬,“礼物,我知道了。”

【PS.荒没有走出过王宫是因为人家可以瞬移呀,真是个傻孩子(摸摸头】

评论(3)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