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色丶

写文的话只写bg向哦~
同人暂时只更荒x金鱼姬(我爱他们)!
原创一般看心情吧...大多是中长篇。
吃的cp很多,如感到任何不适可以屏蔽我的推荐❤
脑洞穷竭或者卡文的时候maybe大概也许可能会抽风的突然消失一段时间(提前土下座)
最后,谢谢你的关注和认真阅读(鞠躬)

荒金(十五):荒的袖里玄机

CP为荒x金鱼姬

锵锵~今天一忙完就赶紧来更新了~>v<

话说“那位大人”真是个好梗啊www

很喜欢袖里玄机这个成语嗯!虽然没有标明其一其二但是这个和下一篇联系比较大!(只是实在写不完了才又分开发

===============================

荒送礼物过去绝对不是什么突发奇想心血来潮。

将新摘的花枝末端挨个修剪好,轻轻拢在桌子边上。

今天是第三束了。

目光落在旁边的两束花上。

再也没有人将这些花好好地收起来,精心地装饰在房间的各个角落,它们只是孤零零地被搁弃在这里,不会凋落,亦无人问津。

就像之前遣人送去荒川的东西,杳无音信。

转身离开房间。

荒突然发现,那个吵吵闹闹只会惹麻烦的小家伙离开之后,他并没有因此得到那种渴望已久的安静,比起如愿以偿的欣喜,更多的是仿佛缺少了什么般的落寞。

荒觉得不妙,却无法阻止这种感觉在心底不断蔓延。

终于,在目光第101次落在对面的椅子上却发现空空如也时,他叹了口气,停下了手中的工作。

从抽屉里拿出昨天刚收到的来自荒川的加急信件,上面荒川之主简短地说明了金鱼姬已安全返回荒川的事情,并对荒这段时间对于她的照料表示感谢,信件结尾为金鱼姬的贸然打扰表示了歉意,并邀请荒有机会来荒川做客。

看来这个客,要尽快去做了。荒重新将信件折好收进信封。

 

 

“呃...呃......”河童哆哆嗦嗦地抬头看向面前面无表情的人,对方高大的身影几乎将自己整个遮蔽,吓得他嘴唇颤抖了半天硬是没有吐出一个字。

终于,在荒耐心耗尽之际,河童扶住即将从头上滑落的帽子,跌跌撞撞朝庭院里跑去,起步时还差点摔了一跤。

“荒川...荒川大人!荒川大人!!!有不得了的人来拜访了!!!”

这个破荒川居然还能有大人物拜访?正坐在房间里悠哉悠哉喝茶的金鱼姬听到这一连串的惊呼,好奇得竖起了耳朵。

过了一会儿,只听河童气喘吁吁地从廊上跑了回来。

“怎么了?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早已在转角等候八卦多时的众人纷纷跳出来堵住了他的去路。

河童停下来捋着胸口顺了口气,将将好站在金鱼姬房间前。

“!”金鱼姬屏住呼吸蹑手蹑脚走到窗边,猫下腰将脸尽量贴近窗口偷听他们的对话。

“那位大人来了,荒川大人正在接待他。”河童刻意压低声音神神秘秘地说。

“那位大人......?”

“啊,难不成是......”

是......?金鱼姬又往窗边凑了凑,企图听得更清楚些。

突然,所有声音都在刹那间悄无声息地消失了。

房门随之被轻轻叩响。

诶?难不成自己偷听被他们发现了吗?不应该啊......

一边暗自嘀咕,金鱼姬一边磨磨蹭蹭朝门口走去,思索待会儿要怎么否认。

“吱——”她有些心虚地将门拉开一条小缝。

“......”然而等看清来人,金鱼姬一抿唇,二话不说就要关门。

早看出她的这点心思,荒立马伸出胳膊撑在门扉上。

金鱼姬原本眼不见心不烦的计划被彻底粉碎。

“你又想怎样?我都已经走了这还不够吗。”金鱼姬抱着胳膊倔强地抬头看着他。

“就是问一下上次送来的礼盒你收到了吗。”荒并没有因为她的态度而生气,只是缓缓开口问道。

“嗯。”金鱼姬从鼻腔里挤出一个极其敷衍的音,满脸审视地看着他,“我可没有动,我对你送的东西不感兴趣。”

“那正好。”荒伸出手,“送错了地方,既然你说没有动的话,那就还给我吧。”

“!”金鱼姬气得一抖,声音顿时提高了八个度,“已经送出去的东西哪还有收回去的!!!”

“你不是说没有动吗。”

“是!啊!”金鱼姬瞪着他咬牙切齿地回答。

“那刚好,赶在我回去之前拿给我吧。”

“......”金鱼姬觉得和这种人已经完全没有话可说,“还就还!反正我也不稀罕你的东西!!!”说完抓着门作势要夹他。

荒配合地微微往后退了一步。

“砰——”一声巨响,金鱼姬趁机把房间门狠狠摔上了。

然而,被无情关在门外的人,非但没有气恼,反倒是嘴角勾起一丝极浅淡的笑容。

评论(4)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