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色丶

写文的话只写bg向哦~
同人暂时只更荒x金鱼姬(我爱他们)!
原创一般看心情吧...大多是中长篇。
吃的cp很多,如感到任何不适可以屏蔽我的推荐❤
脑洞穷竭或者卡文的时候maybe大概也许可能会抽风的突然消失一段时间(提前土下座)
最后,谢谢你的关注和认真阅读(鞠躬)

荒金(十六):金鱼姬的人极计生

CP为荒x金鱼姬

这两章的标题甚是满意啊!既是对应的又有种一追一逃的感觉///(幸福地搓手手)

因为卡文又拖了这么久才更新真是非常抱歉(土下座)但是!但!是!这次卡文真的比上次卡的质量高很多,总体来说这一篇真的真的非常满意了❤所以这次2800+爆更补偿!(大放血丢出了所有存货)
为了不影响大家体验就不分篇章啦|•ω•`)(其实是想不出更多的标题了w)

另外对于喜欢的cp我真的不擅长发刀啊´_>`

====================================

第二天一大早金鱼姬就气呼呼起床出发找荒川要东西。

“什么???!!!”一声凄厉的叫喊划破才蒙蒙亮的沉寂的天空,“你再说一遍?”此刻金鱼姬感觉嗓子里像在冒烟一样干涩,结结巴巴地说道。

“吾吃掉了。”荒川十分平静地又重复了一遍。

“你凭什么吃我的东西啊!!!”金鱼姬崩溃地朝他尖叫道。

“你也没有要吧。”荒川式冷漠。

“###”金鱼姬非常生气,却又没有任何办法,只能是站在那里干瞪眼。

她生气的是,自己居然觉得这个臭大叔说的有那么一丝丝歪理。

怎么可能啦!!!快停下这些奇怪的想法!

不...最重要的是——大个子那边要怎么处理...

......|||呃,总之,先糊弄过去吧......

正想着要找什么理由忽悠他——

“啊,在这里啊。”熟悉的声音。

“!”不妙!说谁谁到!金鱼姬机械地180°转身,脚底抹油准备开溜。

“啪——”

瞬间被对方拎住了后领。

“......”今天一定是大凶没错了。

“啊哈哈......”金鱼姬回过头干笑着,开始在脑子里疯狂地寻找措辞。

“......”荒看着她这幅勉强的样子,简直不想吐槽她这个硬挤出来的笑容到底有多丑。

“反正你也不急着要吧?我一时不记得放在哪里了,待我回去好好找找......”金鱼姬扑腾着想尽快从荒手里逃脱。

“不记得放哪里了?”荒挑眉。

“都已经被吾吃掉的东西...吾很好奇你是想从哪儿再变出一个呢?”荒川不紧不慢地晃着扇子接话。

可恶的臭大叔!这个时候来拆自己的台!金鱼姬愤恨地瞪着在旁边站定的荒川,恨不能用目光将对方千刀万剐。

“真是有意思。”荒微微点了点头,深邃的眼眸看向金鱼姬,“你不是说在你那里吗。”

“......|||”金鱼姬望了望荒,又望了望一边一副看好戏姿态的荒川,顿时有种百口莫辩的无力感。“哼...臭大叔趁我不在偷偷吃掉了,跟我有什么关系......”眼睛暗暗瞄向一边的地面,底气不足地小声辩解。

“你......”

“唔...”听着对方暗含危险的语气,金鱼姬有些害怕地缩了缩脖子,紧闭双眼等待着即将到来的一场劈头盖脸的训斥。

然而什么都没有发生。

荒只是轻叹一声,忽然松开了她。

“诶?”突然双脚落地,金鱼姬有一瞬间的怔忡。她呆呆地抬起头,看向荒。
“那个本来就是送给你的,这次来只是想问问。但既然你如此不屑一顾...也就算是我自作多情了。”

什......

金鱼姬愕然睁大的双眸之中,映出荒淡漠的神情。

对方的目光没有再在她身上多做停留,转而看向荒川微微一颔首,“既然该处理的事情都已经解决,我也就不多叨扰了,这次多谢了。”

荒川点头算作回应,并没有再多挽留。

这算...什么......

看着对方缓缓转身。

自己本来不应该在意他的想法的...但是......

身影渐渐消失在视野中。

宛如心中突然被刀子挖去一块,空荡荡血淋淋的。

为什么呢,这种心情......

是我做错了吗。

不自主向着他离开的方向走去。

不想这样......

脚下的速度开始越来越快。

如果就这样离开的话,大概...以后就再也没有机会见面了吧。

金鱼姬开始飞奔起来,朝着当初她偷偷离开荒川的那条路。

远远的,看到了对方的身影,正沿着小路缓缓前行,不时抬头欣赏着两旁的风景。

“......”深吸一口气,金鱼姬两步追上去,猛然拉住了他的手腕。

荒被迫停下来,然后慢慢转过去。

“对不...起......”拼命地低着头,金鱼姬紧闭双眼完全不敢抬头直视眼前的现状,只是以细若蚊蝇的声音缓缓道,“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之前...真的不知道......”手上似乎由于用力过大,按在对方手腕上的指尖都开始泛白。

“之前是我太任性了...对不起......”似乎是害怕他不耐烦再听自己的解释,金鱼姬干脆扑上去紧紧抱住了对方。当第一颗眼泪不经意间滑落时,所有的情绪都无法抑制地爆发出来,她语句间带着无尽委屈的鼻音,口齿有些含糊不清地说:“所以...不要走......拜...托了......”

“......”荒低头,沉默地看着面前娇小的身躯,任由她将眼泪胡乱蹭在自己的衣服上。

片刻。

“真的?”

“真的呀。”一手抓着荒的衣襟,一手用手背抹着眼泪,金鱼姬抽噎着断断续续地说,“是我不应该赌气说不要,我没想到那个臭大叔真的会擅自动我的东西......”

真相荒比谁都要清楚,只是这一刻过于美好,他已经沉迷其中。她像是所有黑暗中仅存的那束光,一瞬间把他带回曾经相遇的暖樱三月。“所以其实你是想收下的,只是还在因为之前的事情耿耿于怀。”

“嗯...”老实巴巴地点了点头。

他心情很好地勾了勾唇角,面上却不露声色:“但是既然你这么记恨我...”

“诶...?不是的......”金鱼姬急切地抬头匆忙想要否定,“那个...那个!之前的事情其实也没能讨厌你,以前说的那些话都是开玩笑的...!以后...以后你不喜欢的话...就不会了......”声音逐渐微不可闻,“不会再...那么做了......”

这种状况真是罕见。看来荒川的这个主意还不错,这次算是欠他一个人情了。

“既然是误会的话...”荒将手轻轻搁在她的头顶,“那么,现在愿意同我回京都去吗?”

“诶?”金鱼姬愣了一下,犹豫地看向那片熟悉的海域,“但是......”

荒轻轻叹了口气,放下手转身准备离开,“看来你还是不明白。”

“啊,不...等一下......!”金鱼姬急急忙忙抬头,话虽先大脑一步脱口而出,却不知道接下来应该如何表述,“那个...我......”

“那不如这样说吧。”荒转头看向她,眼神中却划过一丝难以捕捉的光芒,“我书房那边还堆积了许多当季的水果,最近宫里又送来了以现季草莓制作的草莓大福......”

“...我去!”

果然。

 

回去拿东西的时候,刚好看到椒图把一只眼熟的盒子往蚌壳外拿。

“诶——!!!这不是我的东西吗!” 金鱼姬愤愤然。

“啊,这个吗?”椒图举起手里的东西晃了晃,“之前荒川大人要我暂为保管的...”

什么嘛!原来根本没吃掉嘛!讨厌的臭大叔!#知不知道给别人带来困扰了啊!!!

“本来就是打算还给你的。”荒川打断椒图将盒子接过来递向金鱼姬。

“现在才还给我有什么用啊!#”

“不要正好。”荒川作势要收回去。

“还给我啦!!!”捶。

接过来紧紧抱在怀里,金鱼姬蔑视地看了荒川一眼又碎碎念道,“你这个人怎么这么差劲嘛......”

看来完全没意识到啊。荒川无奈地叹了口气。嘛,也算是意料之中吧。也好。

“那么,我就带她走了。”荒站在金鱼姬身后缓缓道。

这句话放在此刻显得颇有意味。

“你决定了吗?”没有立即回复荒,荒川看向兴高采烈的金鱼姬非常严肃地问道。

但似乎是因为平常的荒川看上去就分外严肃,金鱼姬完全没有在意地敷衍般点了点头,一贯注意力全都放在了某种意义来说才收到的礼盒上。

“唉......”荒川无奈地再次叹了口气,转而郑重地看向荒,“那么...这个爱惹事的小鬼,就麻烦你了。”

“......”荒没有说话,只是定定地点了点头。

 

金鱼姬抱着失而复得的锦盒开开心心地和荒并肩走在回去的路上。

“啊——呜!”打开盒子将一颗草莓扔进嘴里。

嚼~嚼~

“好好吃☆”金鱼姬满足地舔舔唇角,幸福得眼睛都要眯到一起去,“大个子要尝......”

习惯性地拿出一颗递给荒。

然而,还未等对方有所反应——

“!”像是从某种梦境里突然惊醒一般,她顿了一下,连忙不自然地收回几乎要放到他面前的手。

好险...差点忘记了...

到底在做什么啊我......

明明...好不容易才和好的......

望着她胆怯而惊慌地神情,他的目光顿时柔和下来。

她一边说着不在意,一边也因为那件事而变得小心翼翼。虽然他可以这样假借荒川之手视而不见,但他不想否认自己的错误。

微微俯身捉住她的手腕,将原本要重新扔入锦盒的草莓转而送至自己的嘴里。

神明是尝不到味道的。

他轻轻咀嚼了两下,毫不吝啬地回赠了她一个淡若春风的笑容。

“好甜。”

 

(荒:“那不如这样说吧,我喜欢你,现在可以和我一起走了吗?”o(*////▽////*)q绝赞表白)

快到夏天啦~大家都有吃草莓吗ο(=•ω<=)ρ⌒☆好吃的东西记得和喜欢的人一起分享呀⭐

※啊对,关于之前说过的现代paro...现在也在紧锣密鼓地筹备中了哦,最近不忙的话第一章很快就能和大家见面了!绝对的甜蜜暴击哦❤(虽然感觉喜欢这种类型的人不是很多...?)

评论(5)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