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色丶

写文的话只写bg向哦~
同人暂时只更荒x金鱼姬(我爱他们)!
原创一般看心情吧...大多是中长篇。
吃的cp很多,如感到任何不适可以屏蔽我的推荐❤
最后,谢谢你的关注和认真阅读(鞠躬)

荒金(十七):金鱼姬的大暴走

CP为荒x金鱼姬

2500+超级良心的爆更啊!!!emmmmmmmm...那个...一次更了这么多,五一很可能就不更了...|•ω•`)

虽然按照惯例节日是要写点节日梗一发完小短文的但是呢!但是!鉴于劳动节真心没什么能写的...嗯......|•ω•`)←看我这个眼神行事

===========================

金鱼姬回到京都以后,就又开始过起了寄生虫一般无所事事的生活。嗯......虽然好像以前在荒川的时候也是这样?

但唯一一点不同的......

那个大个子似乎比以前耐心多了。即使自己再缠着他,他也只是瞟自己一眼,说些无关痛痒的威胁话。

“一起出去玩吧。”金鱼姬冷不丁从荒的书房窗台上探出头。

“......”

“出去玩吧。”在半路冒出来亦步亦趋地跟在荒身后。

“......”

“去玩吧去玩吧~”清晨荒刚一睁眼,就看到了站在床边一双眼睛亮晶晶望着他的金鱼姬。

“...给我出去。”

......

然后终于有一天——

真是少见啊,那个大个子居然会叫我过去......啊,难不成是!

边想着,金鱼姬推开书房门十分熟络地走进去拉开一把椅子坐下,左右打量了一下才发现——

什么嘛,叫别人过来结果自己不在...

然后荒就推门进来了。

金鱼姬一惊,连忙坐端坐正摆出一副可爱乖巧的模样,脸上写满了“去哪里?我去哪里玩都可以的哦已经随时准备好了”的表情。

荒抱着什么东西走到书桌跟前,微微抬眼瞅了她一眼,随后手起东西落——
哐哐哐。

一只鱼缸,两盘糕点,几本书摆在了书桌上。

金鱼姬不露痕迹地看向桌子:“......???”

刚张嘴准备询问,荒就率先开口解释了。

“今天有事要出去一趟,我不在的时候如果有人类过来就变出原形躲到这个鱼缸里,有我的神力庇护他们不会发现你的气息。无聊的话,可以看看书吃吃糕点。”说完像是想起什么,又轻描淡写地补充道,“不要去招惹人类,我会尽快回来。”

“......”这算什么嘛。金鱼姬双手抱在胸前嘟着嘴一脸不高兴地撇过头不理他。
然而对方并没有打算理会她的小情绪,只是在转身离开房间之际再一次转身叮嘱道:“切记避开人类。”

还以为这个大个子终于良心发现打算带自己出去玩,结果完全想多了!

气哼哼地倒在椅子上。

讨厌的大个子!出去玩居然不带上我!

椅子坐久了有些不舒服,金鱼姬顺势舒展了下身体。目光落在堆放着一堆文件书籍的桌子,然后某个邪恶的念头伴随而生。

哼,不带我...今天就要拿你这些乱七八糟的纸张垫脚!

抬起腿就打算翘到桌子上去。

然而在即将碰到干干净净一尘不染的桌面的一瞬间,她却硬生生停止了。

“嗯......|||”

半晌。

“啊真是的!”像是突然在跟谁较劲一般,金鱼姬崩溃地仰天长啸一声,嘟着嘴非常不高兴地将脚放了下去,然后站起身把散落一桌子的文件信件书籍全部一沓沓分门别类地摞好收在一边,给靠近自己的位置腾出了一片空地。

盯着井然有序的书桌看了一会儿。

“......///哼。”

重新坐回去把脚轻轻搭在了桌面上,抓起一块小点心扔进嘴里。

好无聊啊......边鼓动腮帮子咀嚼着,边苦着脸望向一成不变的天花板。

啊对了,大个子走之前留下了几本书,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拿过来瞅瞅好了。

说做就做。金鱼姬奋力伸出手拽住书角将几本书扯到跟前,一字排开。

每本线装书上面都有以毛笔龙飞凤舞书写的醒目标题,大抵概括起来就是:

天文

天文

地理

历史

“......”

金鱼姬看得简直想吐血。

这个大个子绝对是故意的吧!!!谁会想看这种东西当做消遣啊!!!

崩溃地把书拍在一边,金鱼姬继续瘫回椅子上呆滞地望天花板吃点心。

不知道过了多久——

“荒大人!荒大人您在吗?”

笃笃的敲门声自书房外响起。

“!”住在这里这么久除了刚刚来到王宫时,金鱼姬根本没有面对面见过任何人类,于是被吓了一跳的金鱼姬连嘴都没来得及擦,嘴巴里的东西也没嚼完,就连忙把手里没吃完的点心往碟子里一撇慌慌张张化出原形纵身一跃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轻巧钻入水里。

“不在吗......”一边嘟囔着,一名看起来像是仆从模样的人推开门兀自走了进来。

金鱼姬一边摆动身躯在水里保持位置一边鼓着腮紧贴玻璃透过鱼缸哀怨地瞪着那个人。

一连串的泡泡从腮里逸出连同原本粘在嘴角的糕点渣纷纷逃离向水面漂浮。

看起来应该只是送文件的。他把信件一样的东西小心翼翼放在荒的书桌上,然后转身打算离开。

没错,快点走。

金鱼姬瞪大了眼睛死死地盯着他,巴不得以目光让他当场蒸发。

似乎是感受到了强烈的视线,对方下意识转过身,然后目光随即落在桌角的鱼缸上。

那是一尾通体火红的金鱼,又与其它金鱼有所不同。

在尾鳍边缘,极浅的海蓝色像泼洒出去的染料一般渲染开来,看上去就仿佛是要随时溶解在水中。它的头顶也有一小片海蓝色的块状印记,十分醒目,下方一双浅金色眼眸一瞬不瞬地盯着自己。仿佛可以读懂这个世界。

然而很快他嗤笑一声打消了这个多余的念头,走近鱼缸。

“诶?荒大人什么时候还养了金鱼啊。”好奇地弯下腰凑近观察。

真是无礼啊。

金鱼姬气鼓鼓地更加瞪大了眼睛似乎是想以气势吓退那张因为贴在玻璃上而放大到几乎扭曲的脸。

“居然一点都不怕人诶,好神奇。”伸出食指隔着玻璃戳了戳金鱼姬。

嘟噜噜——

一串泡泡因为生气而接连冒出。

逗完金鱼仆从直起身似乎准备离开,然后目光就自然而然地落在了一旁的糕点碟和里面并不完整的点心,以及鱼缸里漂浮的一些细小食物残渣。

看起来像是还没有喂完就因为急事出去了。

我悄悄喂一下应该也没什么关系吧?仆从抬头四处瞅了瞅,确认确实没人后,兴高采烈地慢慢将魔爪伸向盘子。

金鱼姬看着对方掰下一小块自己未来得及吃完的点心,心里升腾起不祥的预感。
啊,你干什么。

啪嗒,啪嗒。

仿佛是为了应证她的预感,小块的点心犹如雨点般纷纷从鱼缸上方的那只手中落入水里。

啊啊,别,住手,快住手!#

......

绝望地消沉了片刻后——

有病吧你!吃我一套扇舞!!!

眼睁睁看着唯一的消遣莫名其妙惨遭糟蹋,金鱼姬全然忘记现在自己还是条鱼的事实,不顾一切地游上水面企图阻止对方这种弱智的行为。

然而在那位仆从的视角来看,金鱼姬只是激动地冲上水面仰着头摆动尾巴巴巴地在等待投食。

“嘿嘿~怎么样,有人投喂是不是很幸福啊~”仆从笑眯眯地托腮看着她。

###

这种泡得囊囊的东西谁会喜欢吃啊!你自己都不吃凭什么给我啊!!!

金鱼姬再也无法容忍地一摆身跃出鱼缸变回来。

“喂,我说你!谁允许你这样浪费食物了我跟你讲今天既然你落在我手中...呃......”卡壳了一下,金鱼姬歪头想了想惩罚措施然后微咳两声继续故作凶巴巴道,“你就给我重新端一盘去!”

“......”仆从亲眼目睹一条鱼从缸里蹦出来变成了个活生生的人,顿时煞白了脸色,瞪大眼珠哆嗦着嘴唇半天,愣是没挤出一个字。

什么嘛,吓傻了吗。啊,这么说来果然我还是挺厉害的嘛~

“那不然...”正当金鱼姬洋洋得意准备松一下口的时候——

“救命啊有妖怪啊!!!”对方似乎一口气才捯上来,扯着嗓子凄厉地喊了这么一声跌跌撞撞地向门外跑去。

“???”

妖怪怎么了,真是没见识。

金鱼姬撇撇嘴目送他落荒而逃后,心情愉悦地哼着小调继续躺回椅子上吃点心去了。

评论(4)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