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色丶

写文的话只写bg向哦~
同人暂时只更荒x金鱼姬(我爱他们)!
原创一般看心情吧...大多是中长篇。
吃的cp很多,如感到任何不适可以屏蔽我的推荐❤
脑洞穷竭或者卡文的时候maybe大概也许可能会抽风的突然消失一段时间(提前土下座)
最后,谢谢你的关注和认真阅读(鞠躬)

荒金(十八):金鱼姬的败落

CP为荒x金鱼姬

*阴阳师不指晴明一行四个嗯,是那种不那么出名的小辈。

这么晚才更新真是万分抱歉<(_ _)>整个事件其实节奏和剧情走向比较紧凑,原本想一长篇写完再发出来不想断成一小节一小节的,结果中途病倒了😂真是天灾人祸啊

所以前两天康复后就赶紧马不停蹄地开始补进度=为补偿大家以及早日完结,接下来三天!接下来三天连更!大家不要错过啊|•ω•`)(有存货就开始浪的我)

2100+食用愉快❤

===================================

 

一连串愤怒的呼喊声连同杂乱的脚步声在门外嘈杂地响起。

什么情况......金鱼姬直起身子,好奇地伸长脖子往窗外探头看。

然而还没有等她弄明白现状。

“咚——”门被人狠狠踹开,一群人不由分说地哗啦啦涌进来。

“你们......”

领头的人并没有任何同她说话的意思,伸手一道符直接向金鱼姬袭去。

毫无防备的金鱼姬结结实实挨了一下,顿时被打翻在地。

这群人类有什么毛病?

她愤怒地站起身抄起扇子挥手想招出金鱼——

然而什么都没有发生。

直到此刻,金鱼姬才后知后觉地察觉到就在刚刚自己已经被对方封印了妖力。

两个原本站在阴阳师身后的壮汉见状立马走上来,一左一右直接将金鱼姬压着胳膊捉住了。

“!”她心中一惊,左右看了看,规避危险的本能促使她拼命挣扎起来,“你们干什么?!”

为首的阴阳师没有理会大吵大闹的金鱼姬,只是转头似乎在向身后人群中的某个人确认:“是她吗?”

人们纷纷顺着打头人的目光看过去,于是金鱼姬得以看到站在中间拼命低着头的那个略显熟悉的身影。

“是...是的......”之前打过照面的那个仆从唯唯诺诺地小声回答,抬头一眼瞥见了正瞪大眼睛满脸不敢置信看着他的金鱼姬,又匆匆忙忙躲开视线低下头去。

“你大点声说,不用害怕!这妖怪现在已经被阴阳师大人抓起来,不能再危害任何人了!”旁边一个人似乎意识到这一来一回的视线交流,捅捅他的胳膊像是维护般催促地高声说道。

他踌躇了一下看了看望着他的人群,颤抖着咽了口唾沫拔高声音又道:“就是她...!躲在荒大人的书房里企图行凶......”

“你放什么狗屁呢?”金鱼姬彻底气疯了,“我干嘛害他?而且我要是想行凶你早就死了!”

“嘶——”站在金鱼姬面前的全员顿时都倒吸了口凉气。

气氛顿时安静了半秒。

“就是她!肯定没错了!她欲图谋不轨现在都承认了!”人们也许是恐慌也许是愤怒地挥舞着胳膊,你一言我一语瞬间炸开锅来。

“绞死她!”

“快烧死她!”

“好了好了,大家安静一下。”阴阳师侧过身摆了摆手示意大家先冷静下来,沉吟了片刻道,“我们先把她锁在庭院里,等荒大人回来再做定夺。”

于是两个人架着金鱼姬,一行人浩浩荡荡地从荒的书房里鱼贯涌出。

“这是怎么了?”一道戏谑却淡漠的声音响起,仿佛问这么一句事不关己的话也只是闲来无事而已。

“有妖怪潜入王宫欲行凶杀人,被仆从撞见了,刚方才刚将她捉住。”看见来者,阴阳师连忙停住脚步毕恭毕敬回道。

“哦?”她抬头,一眼便瞥见了人群中垂头丧气的金鱼姬。

居然也是个妖怪?

“呵...真是有趣。”玉手纤纤一展扇子微遮住颇带玩味的唇角。虽然已经被封了妖力...但这种小妖怪到底是怎么混进王宫里来的...明明这里有这么多阴阳师。

“......|||”阴阳师猜不透这位天皇身边的大红人的想法,也不想招惹到她,只是标准地鞠了一躬一改之前的作风分外谦卑地开口了,“如果玉藻前大人没有别的事,我们就不做打扰了。”

她轻轻点头算作应允,便轻甩衣袖率先离开了。

经过人群时,她不着痕迹微移视线目光落在金鱼姬身上,正好与原本踮起脚尖探头察看前方情况的金鱼姬相撞。

金鱼姬:“......”

在此之前,她从未想过世界上居然会有如此好看的女子。

“快走!”左边的人猛推了她一把。

金鱼姬由于巨大的力气跌跌撞撞冲出去好几步,差点一个没站稳摔倒在地上。

“......”还未来得及站稳脚跟,左右两个人就开始半推半搡地逼着她往前走。

 

“好了,就先关在这里吧。”走出去不知多久阴阳师忽然停住脚步。

面前是一汪盈盈散着光的池水,四周以假山嶙石环绕为装饰,一棵樱花树斜斜地长在池边,弯曲的枝干径直探向水面之上。即使樱花的时节已过,也还有不少落叶从枝头纷纷褪去,随风打着旋滑入池中,在平静的池面荡起微微涟漪。

“过去。”原本站在金鱼姬两边的两个人其中一个忽然伸出手狠狠在金鱼姬背上推了一把。

毫无防备的金鱼姬被裹挟着如此力道地一搡,整个人直接扑了出去。

“嘭——”

一声闷响,尘土飞扬,她狠狠摔倒在树下的空地上,头重重撞到树干,震得整棵树都簌簌作响,不少叶子随之从枝头跌落。

人群中发出一阵嗤笑。

“......”她沉默着,慢慢从地上爬起来,坐好。

阴阳师似乎是注意到什么多看了她几眼,随后扭头向后面示意。

过了一会儿,一个人手中拎着一根末端套着项圈的铁链从人群中走上来。

拇指般粗的铁链相互碰撞在一起,发出叮铃哐啷的沉重声响。

“!你们干什么?”看着那个人渐渐靠近,金鱼姬害怕地往后缩了缩。

然而,没有人理会她的问话,对待她的任何发言,人们都像是在听动物的嚎叫般,视若无睹。

原本之前一直抓着她的两个人同时走上来,一左一右按住了她的肩膀。另外那个人打开项圈就要往她头上套。

“不要...!放开我!”金鱼姬使劲转头躲避他的手拼命挣扎起来。

见迟迟戴不上去,阴阳师不耐烦地挥了挥手,于是从人群中又走上前一个人,直接扳住了金鱼姬的头。

皮带绕过她纤细的后颈穿过搭扣。对方显然没有打算考虑她的感受,直接拽着带子卡到了不能再拉的地方。

“呃...咳咳......”窒息感猛然间涌入五脏六腑,金鱼姬呼吸困难地喘着气,手胡乱地拉扯着紧紧勒在皮肤上的项圈,急切地想要将它扯下来。

仿佛知道她做不到,人们没有理会她这些充满绝望与求生欲的动作,只是漠然地松开她,把沉重的铁链死死捆在树干上随后离开了。

此刻她像只狗一样尊严尽失地被拴在树下,承受着来自四面八方的恶意目光。

 

(因为我是那种靠灵感吃饭,一旦思绪或者情绪被打断就会完全写不下去的人,所以...

中间如出现什么文风突变,文笔奇差的地方敬请谅解...都是自我弃疗的产物<(_ _)>)

评论(5)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