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色丶

写文的话只写bg向哦~
同人暂时只更荒x金鱼姬(我爱他们)!
原创一般看心情吧...大多是中长篇。
吃的cp很多,如感到任何不适可以屏蔽我的推荐❤
脑洞穷竭或者卡文的时候maybe大概也许可能会抽风的突然消失一段时间(提前土下座)
最后,谢谢你的关注和认真阅读(鞠躬)

荒金(十九):金鱼姬的灾难

CP为荒x金鱼姬

连更第二弹~(啊好不想更新啊......但是不行。)

依旧是大份的......|•ω•`)←看我眼神行事

荒酱持续掉线中...

===================================

几个小孩子嬉笑着从旁边经过,看到她时齐刷刷停了下来。

“看!妖怪!”其中一个指着金鱼姬像新发现什么不得了的东西以某种炫耀的口吻向其他小伙伴大声说道。

“打死它!我妈说妖怪都会吃小孩的!”另一个从地上捡起几颗小石子砸过去。

小孩子便是如此。有一个人领头,其他人于是纷纷从地上捡起石子扔向金鱼姬。

指甲盖般大小的石子宛如密集的雨点向她袭来。

被束缚住自由的金鱼姬无力反抗,只能用胳膊挡在身前,慌乱地躲闪着,结果不小心拉到了铁链的界限,一下被勒紧了脖子。

“唔......”抓着带子被迫痛苦地停下来。

就在这个空档之间,一颗石子伺机飞来,精准地敲在她的头上。

“咚——”金鱼姬的额角顿时红肿起来,伴随着火辣辣的疼痛。

“唑!调皮!到别处玩去!”也许是怕小孩子闹出什么事情,旁边的妇女一跺脚作出副凶相呵斥道。

“哈哈哈......”几个小孩子闹成一团,向那位妇女做了个鬼脸互相推搡着大笑着跑开了。

随着时间推移,剩下的看客渐渐散去,转眼间只剩下金鱼姬一个人抚着额角木讷而落魄地坐在大树下。

迎着清澈见底的池塘,金鱼姬望过去,既能看见鹅卵石铺垫的池底,又能看到水面上自己的倒影——狼狈,不安。

鱼不会生活在过于清澈的水里。没有谁愿意把自己的弱点轻易暴露在他人眼中。

可她就像是一条爱上清水的鱼,总在不禁意间将自己彻底暴露在这个世界的未知当中。

“啊?这就是那只妖怪吗?”一个嫌弃且略掺失望的声音打断了金鱼姬的神游,她有些反应不过来地缓缓抬起头。

面前不知什么时候多出了一男一女,13、4岁出头,锦衣华服,看起来大抵于是宫里的名门望族出身。

“......” 现在金鱼姬不想再招惹任何人,于是重新垂下头。

“别害怕,她已经被阴阳师锁起来了,我也会不惜一切代价保护你。”少年含情脉脉地望着身旁的人儿,手顺势抚上了她的肩膀。

少女微斜身体嫌弃地拍掉他的手,掸了掸被他碰到的衣服,分外不屑地瞟了他一眼开口道:“所以呢?我们来这里干什么?”

“随便找点乐子呗。”他迈着官步慢悠悠走到金鱼姬面前,一撩衣摆缓缓蹲下身子平视着金鱼姬:“听说你是金鱼变成的妖怪?”

金鱼姬皱着眉头没有答话。纵使她不想招惹任何人类,却已然身不由己。

“好啊,不说话是吧?”像是赞同般他默默点了点头,站起身。

就当金鱼姬以为他打算放过自己正准备松口气时——

对方忽然面向狰狞地转回来一把拽住她的头发开始发狠地往池边扯,“居然敢让我在公主面前丢脸?今天我就要看看鱼怪到底怕不怕水!”

“啊!”头皮上传来针扎般的疼痛,金鱼姬一边奋力伸出手扒对方手指,一边胡乱蹬着双腿扭动身体想要站起身,“放...放开!放开我...!”

然而还没有等她挣扎两下,少年已经把她拎到了池边,直接抓着她脑后的头发把她按进水中。

“哐啷——”

本身就不长的铁链因此一下被拉紧了。

“咕呃......”脖子上突然传来的压迫感令她下意识地张开嘴。

一大口池水趁机顺着鼻腔与咽喉涌入肺部,冰冷咸腥。

而鼻子与喉咙的极度不适无时无刻不在向大脑发出生命受到威胁的紧急信号。求生的本能让她想尽办法企图扬头脱离水面呼吸空气,却又一次次被重新按回水里。

身体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金鱼姬拼命想呼吸,却只吸入了更多咸冷的水流。

好沉重......

身体也是,头脑也是...各种感觉混混沌沌地黏在一起,痛苦反而变得迟钝起来。

已经...

再也......

......

少女始终抱臂站在一边冷眼旁观着这场闹剧,但当看到金鱼姬不再挣扎,只是像具尸体一样脸朝下漂浮在水面上,表情终于露出了一丝不安。

“你这样会不会不太好啊。” 

“有什么不好的,我们也只是在想办法了解一下妖怪而已。”少年不以为然,继续把已经一动不动的人往下按。

“但是她已经不动了。”少女按压住怒气与朝他怒吼的冲动尽量保持平静回道。

似乎被这么一说才反应过来,意识到自己也许闯了祸的少年故作轻松地随手拎起她的领子像扔垃圾一样将她扔回了树下。“嘁,真没意思,和我们也没什么不同嘛。”说着拍了拍手快步向外面走去,“走吧。”

“......”少女回头又看了金鱼姬一眼,犹豫片刻,还是什么也没做的转身随之离开了。

评论(1)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