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色丶

写文的话只写bg向哦~
同人暂时只更荒x金鱼姬(我爱他们)!
原创一般看心情吧...大多是中长篇。
吃的cp很多,如感到任何不适可以屏蔽我的推荐❤
脑洞穷竭或者卡文的时候maybe大概也许可能会抽风的突然消失一段时间(提前土下座)
最后,谢谢你的关注和认真阅读(鞠躬)

荒金(二十):荒的悔之不及

CP为荒x金鱼姬

今天看了阴阳师泡面番以后非常不开心,说什么“告白的对象为什么非是他不可”之类的...是啊我也不想看到是荒川和金鱼姬!!!网易你这剧情什么意思我不喜欢撤回去.jpg

然后昨天还忘更文了!我好气啊啊啊!!!(捶地)但是无论官方怎么搞事我都永远爱荒金,这使我充满了决心-_-

三天连更到今天就结束啦~!不要嫌弃今天的短小,明天还有一章,尽量补偿大家!

荒酱上线了

=========================================================

荒弯腰随手摘下一朵原本随风摇曳的彼岸花。

鲜红似血的颜色,缱绻如丝的花瓣,花叶永不相见...也算是地府的特产了吧。

正当他琢磨着要不要带一点回去给那个小家伙,一阵强风忽至,原本细弱的花杆被吹得几乎当场折断,花瓣更是于瞬间被风卷着纷纷洒向空中。

“还是赶快回去看看比较好吧,荒大人。”阎魔望着荒手中只剩一株空杆的植株,不动声色地开口了。

“......”荒望着花瓣远去的方向。

不祥的预感。

他摆手扔掉花杆,侧身微微朝阎魔点了点头,“那么。”

一瞬间,便消失了在了茫茫花海中。

“......”阎魔看着对方离开的位置,陷入久久的沉默。

“阎魔大人...?”判官两步走上前去有些担心地询问。

“这个世界上,有用我的阎魔之目看不清的事,也有可以看得非常清楚的事。”

 

“荒大人,您回来了?”远远看到荒走过来,一个人立马殷勤地凑上去。

“......”然而荒步履匆忙,看起来并没有打算理会他。

“您走之后不久宫里抓住了个妖怪,阴阳师说等您回来处置。”

荒顿时停住了脚步。“在哪里?”

“什么?”仆从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她在哪里?”荒面相冰冷又重复了一遍。

“啊...啊,暂时锁在庭院里了。您......”抬起头,面前却哪里还有荒的身影。

 

当荒发现她的时候,她已经浑身湿漉漉地倒在地上陷入昏迷,身边还围了几个小孩子正蹲在地上揪她的头发玩。

“......”某种无法抑制的愤怒,正从他的心头横冲直撞地弥漫开来。

“干什么呢你们!快过来!”瞧见荒即将阴沉到极点的脸色,大概是母亲的女子顿觉不妙,连忙小跑几步上前把几个孩子拽着胳膊拉起来,半搂半推地带离了金鱼姬身边。

人类......

即使过了这么多年,也没有任何长进。自以为是...懦弱...好斗...

慢慢地走近侧身倒在地上的小小身影,弯下腰,像每个曾经那样伸出手——

整条铁链在手里轻而易举得化为灰烬。

荒也不在乎对方浑身上下还在滴滴答答地滴水,衣服上满是泥泞,只是小心翼翼地伸手将人轻柔地抱起来。

本来就娇小的她,偏着头倒在他的怀里,更显得羸弱。

但与以往不同的是,他感受不到她身上的温暖和平稳的呼吸,也看不到第二天早上她从床上坐起来时充满迷茫的双眼。

看到荒这般反应,身后的官员已是满头大汗暗道不妙:“荒大人...认识这只妖怪?”

荒望着怀里的人,沉默着没有回答。

认不认识已不重要,也本与其他人无关。没有能保护好她,是自己的过错。

明明知道人类究竟是怎样丑恶的面目,还放任她一个人留在这种地方。或许...和人类待得太久以至于自己都有些愚蠢的趋势。

荒身前的衣服很快被濡湿了一大片。

然而他并没有理会这些琐碎的事情或是周围人群诧异的目光,紧紧地抱着怀里的人径直穿过人群,向他的房间走去。

此刻他只想带她尽快离开。

行经人群边缘之际,他微微抬头,似乎是看到了什么。

13、4岁模样的少男少女迎着他似乎能看透人心的眼神,不自然地往后躲了躲,随后偏过头去与他错开了视线。

有些事情即使他不在场,也可以知晓。

他闭了闭双眼,终究还是放弃般不再做任何停留地扬长而去。

既然被奉为神子,就注定有些事情他无论如何都不能做。

评论(3)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