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色丶

写文的话只写bg向哦~
同人暂时只更荒x金鱼姬(我爱他们)!
原创一般看心情吧...大多是中长篇。
吃的cp很多,如感到任何不适可以屏蔽我的推荐❤
最后,谢谢你的关注和认真阅读(鞠躬)

超日常恋爱记录(一)

CP为荒x金鱼姬

和之前的一起重发一遍,7800+食用愉快~~(光顾着自己写的爽了,刚刚回头一看发现文章结构有很大的问题_(:з」∠)_就...这样吧)

大家520快乐❤

==================================

表铃......

金鱼姬迷迷糊糊地从被子的一边里探出头,努力地伸出手在床头柜上摸索。

嗯......

蠕动~蠕动~

不知不觉间,为了够到手机已经卷着被子将身体探出床沿一大半。

不过还好在完全栽下床之前摸到了。

仅凭记忆按开手机。从屏幕上闪出的光亮让金鱼姬有一瞬间的清醒,于是她努力睁开眼睛看清上面的时间——
“啊——!!!!!!”一声哀嚎炸响在空旷的房间内,金鱼姬在看清数字的瞬间捂着嘴尖叫着从床上弹了起来。

我的表铃呢?这不是完全没响吗!!!

完蛋啦今天直播又迟到了!真是的!讨厌的家伙上班之前又不叫醒我!!!

连被子都忘了从头上扯下来,金鱼姬跳下床连蹦带跳地套好拖鞋一路狂奔冲向洗手间刷牙洗脸。

等洗漱完毕,她连早饭也没顾的吃,立马坐进电竞椅里打开电脑挂上直播软件,戴好印有可爱小金鱼的口罩,打开特别设置好角度的摄像头,一边以眼神瞟着弹幕,一边抄起梳子理了理头帘,一连串动作行云流水。

弹幕:

-太太早晨例行迟到,鸽王称号名不虚传

-果然是睡迟了啊!被子还挂在头顶上呢好可爱www

-太太头顶着被子还一脸没睡醒的样子好可爱啊啊啊!

......

“啊!”看到弹幕的金鱼姬顿时大惊失色,但表面还是装出一副淡定的模样然后试探性地伸手摸了摸头顶——

这个熟悉的触感...牙白......|||

“咳咳...今...今天才不是睡迟了呢!只是......只是尝试一下新的宅女造型而已...!”

弹幕:

一个顶着金鱼姬二十级狗牌的公爵专属紫色贵族弹幕十分晃眼地飘了过去:本萌新表示信了

-有本事下播之前都别摘!

-下播之前不拿掉被子送火箭记住我的ID

-下播之前不拿掉被子直播日五档电风扇记住我ID

-卧槽前面的兄弟是真爷们,不日你是我孙子

......

弹幕刷的很快,金鱼姬没时间一条条浏览,大致看了一眼以后,她调整了下麦克风的位置打开steam。

“今天呢~按照之前的投票结果直播生化危机7~~!实况到时候也会剪辑上传到x站,所以没有赶上直播的可以关注我的x站账号随时补档哦~~”

将显示有围脖、x站账号和游戏名的选项挨个点开,调整好在屏幕上的位置,随后点开游戏。

“声音和画面没有问题的话扣个1,我们就直接开始啦~~”

弹幕:

-11111111111

-11

-222222222222

-坐等一个吓尿

-111111

-222

-终于播恐怖游戏了!坐等坐等

-打赌前期就会卡关

......

看到弹幕都表示合适,金鱼姬双击图标进入游戏。

黑屏过后映入眼帘的就是生化危机7的标题界面:左上角堆着一沓报纸,一瓶棕色玻璃包装的啤酒立在旁边,前方是一支白色马克杯,上面斑斑点点的污渍显示出其被使用的时间之长,杯子右边紧挨着一盒已经被打开的磁带,磁带右边放着一台老式磁带单放机,一只小型黑色立式麦克风立在右上角,旁边整整齐齐地叠着一摞磁带。整个画面光线昏暗,复古而不失神秘。

“呜哇这个气氛有点可怕诶。”认认真真地欣赏完界面的设计,金鱼姬抱着双膝一副忽然想起什么大新闻般直起身子,“哦~说起来,这个桌子的混乱程度跟笨蛋先生有的一拼啊!”

弹幕:

-???????????

-???????

-就我一个人觉得这桌子挺整洁的吗

-???

-?????

-怕不是太太自己的桌子吧?

-?????????????

-←是已经被先生收拾过的太太的桌子

-前面的你们扎心了2333333333

-前面的请停止你的操作,你挡住后面的李大钊同学了

......

原本想借此拉低粉丝对荒的印象的金鱼姬显然是打错了算盘。看到弹幕一条条疯狂的冷嘲热讽,她沉默了片刻——

“###可恶!!!前面说是我桌子的都封了然后拖出去乱枪十分钟!!!”

结果还是忍无可忍地爆发了。

弹幕:

-就是你的桌子啊

-是你的桌子本桌没错了

-狗房管来禁言我啊

-房管狗儿子,给劳资来个十分钟禁言套餐

-恼羞成怒的太太不要太可爱www

......

虽然房管没有什么禁言动作,但一时弹幕节奏瞬间起飞。

弹幕:

-这个主播带节奏房管不管一下的吗?

-这个主播带节奏,封了封了

-主播公然在直播间带节奏,建议永封

-自己带节奏的主播,关注了

......

捋着胸口告诉自己不要跟这帮瞎说实话的家伙计较,金鱼姬鼓着嘴巴气哼哼地敲击键盘开始熟悉操作。

“嘟嘟——”细微的金属音响起,原本沉寂的单放机屏幕骤然亮起,一系列游戏选项透过如路灯般昏黄的光显示在其上。

“哦哦!这个设计好新颖~~!”一面称赞着,兴奋地上下翻动将各个选项了解一遍后,金鱼姬挺了挺胸脯满脸自信地停在了“NEW GAME”上。

“好的,那么接下来~~开始游戏!”

点击选项后,游戏黑屏片刻,面前出现一个选择框。

“难度选择啊......”

金鱼姬从上至下将选项挨个看了一遍。

即使选项只有三个,简单明了:容易——正常——疯人院

 “难度.....”盯着屏幕将下巴垫在膝盖上认真地思考了片刻,“难度的话,肯定要选最高啊!毕竟我是高玩嘛~!”一边理所当然地说着,一边就勾了个容易。

弹幕:

-?????????????

-高玩?高龄玩家?

-难度:金鱼姬 容易 正常 疯人院

-??????????

-?????

-???

-高玩自带被动技能:场外救援,当卡关时自动发动并召唤先生进行救场

-????????

......

确定完难度便正式进入游戏了。开头看起来像是一段录像,进度条随着秒数飞快地前进,对焦着一个类似无尘白板的东西。

“......?”金鱼姬歪头,正在琢磨这是想表达什么意思时——

“嗨,宝贝”一个披头散发穿着宽肩吊带的妹子倾斜身子突然就出现在屏幕中。

“哇——!”被突如其来的披发妹子吓了一跳,金鱼姬惊叫着条件反射地一蹬桌腿连人带椅子退出去半米远。

弹幕:

-卧槽没被剧情吓到被太太的反应吓了个半死

-吓得本萌妹虎躯一震

-被太太的尖叫吓了一跳手机直接砸脸上了

-没事乱喊什么会不会玩

-弱智主播溜了溜了

......

随后妹子坐下,露出了正脸。

“我只是想简单说一声‘你好’、‘我爱你’。”

“啊、啊——”拍拍胸口瞬间舒了口气,顺便双手抓着椅子一点点拖回原位,“什么嘛还以为是女鬼之类的,结果原来是这么可爱的小姐姐吗!”看着录像中妹子的笑脸想了想,又补充道“就是说话有点怪不矜持的......”

弹幕:

-一看太太就不经常和先生说这句话

-心疼先生

-信息量好大,先心疼先生一秒吧2333333

-你们懂什么,我家太太这叫矜持!女孩子就是要含蓄内敛点好吗(钱不到位当我这句没说)

......

“对了!好消息!我马上就要回家了!耶!”录像中的妹子说着开心地鼓起了掌。

“耶——!”金鱼姬兴奋地振臂高呼一声忽然从椅子上跳起来也开始跟着鼓掌。

弹幕顿时炸开了锅:

-?????????????

-???????????????

-好端端地犯什么病呢?

-请坐下陈独秀同学,你挡到后面的李大钊了

-???????

-??????

-??????????

-太太因之前受得刺激太大现在已经失心疯

-?????????

-神经病确诊

-不好意思我爱人突然发疯我这就把她领回去

-???????????????

-??????????????

-←放下太太你想干嘛?我要告诉先生去

-不好意思这明明是我老婆你们在说什么

-?????????

-真让人摸不着头脑

......

“她要回家了我在替她开心嘛,你们懂什么。”看到弹幕大片的问号及吐槽,金鱼姬不屑地抛出个大大的白眼送给摄像头。

弹幕:

-是你入戏太深还是我太认真

-???????????

-好好好我们不懂,你最可爱你说什么都是对的

-太社会了看不透看不透

-???????

-????????????

-你们这帮坯民闭嘴!我家太太说什么都是对的

-??????????????

......

随后妹子向右边极为不耐烦地瞟了一眼,凑近屏幕小声抱怨道:“真想快点脱离这个保姆工作,”

“啊?什么什么?结果是做保姆的吗?”金鱼姬一副看不透的表情用一只手稍稍抬起口罩,另一只手将一颗葡萄塞进嘴里吐槽道。

“然后回到我亲爱丈夫的身边。”又向右边望了一眼,说这句话的时候妹子的表情再次柔和下来。

“然后回到我亲爱丈夫的身边。”金鱼姬捂着胸口微微闭眼以十分动情的声音又模仿了一遍。

弹幕:

-卧槽没错,就是在说我

-先生委屈,先生也想听

-不好意思太太就是想回到我身边让大家见笑了

-前面的都是放屁太太其实在想我

-赌一包辣条肯定没对先生这么说过心疼一秒然后hhhhhhhh

......

“我好想你。”妹子开始对着屏幕深情表白。

“我...我......”金鱼姬憋了半天,硬是没能模仿出来,于是轻咳两声装傻般大着舌头说道,“噫这个小姐姐嗦发好nou骨哦。”

弹幕:

-太太开始了

-太太你开始了吗?

-自己做不到就要怪人家,太太你开始了

-太太使出秘技:装傻丢锅

-日常丢锅(1/1)

-麻烦这位主播把舌头屡直了说话

......

妹子微微起身向右边探头看了看,又有些焦灼地重新坐回来看向屏幕,“我得回去工作了。”

话锋忽然一转。

“伊森,我爱你。我是如此的想念你。”

“伊森,我爱你。我是如此的想念你~~”金鱼姬深情地模仿道。

视角随着妹子说话逐渐离远。

“我要吻你千遍万遍。”说着身体前倾轻阖双目给了屏幕一个吻,然后睁开眼睛摆了摆手,“再见宝贝!”

“我要吻你千遍万遍。”金鱼姬照样子从椅子上探出身体靠近摄像头,闭上眼睛对着屏幕飞出一个吻,然后睁开眼睛露出一个分外可爱的笑容,伸出手朝摄像头摆了摆手,“再见宝贝!”

录像内容到此结束,自动退出。

金鱼姬也结束模仿,整整头帘重新摆出一本正经的表情窝回电竞椅里欣赏游戏和弹幕里大家的反应。

此刻才能看到不像是主角的双手,正握拳放在键盘上,但显然大家的注意力都没放在这上面。

弹幕:

-??????你爱谁?

-大家好,我叫伊森

-卧槽我们班有个同学英文名就叫伊森

-先生头顶一片青青大草原

-什么?!太太居然叫我宝贝?啊我死了

-先生:我也想听

一瞬间,弹幕就变成了绿色的海洋。

-先生头顶绿得发亮

-太太请务必来吻我千遍万遍

-啊啊啊我是太太的宝贝,原地螺旋爆炸

-我听见雨滴落在青青草地

-啊是太太的吻!我死了

-坐等太太今天晚上被先生安排得明明白白好吧

-心疼先生被几万人绿233333333

-你们都滚啊,伊森明明是我!太太吻我了好激动

-既然你们都要太太,那先生我就抱走了

......

3架飞机接连横跨屏幕,礼物在瞬间刷的飞起。

“谢谢两位老板的大飞给,谢谢大家的礼物~~”金鱼姬一边读着弹幕礼物,一边分神继续看剧情。

此时游戏里笔记本电脑的屏幕被晃了晃,也许是主角的人点开了另一个视频。

“感觉更像是现场在录制...什么的......因为主角的手好脏啊你们看。”金鱼姬指了指屏幕上处在阴影里的主角的双手,认真分析道,“主角是男的吧?但这双手很纤细明显是女孩子的手嘛。而且,”随着另一个视频开始播放,原本光鲜亮丽的女主狼狈不堪,痛苦到几乎扭曲的脸出现在屏幕上出现在视频里,“看吧看吧,这双手正好和这个满身污渍的形象对应。”

说着像是想到什么一般,凑近屏幕疯狂用手指点击着画面,“啊!这里这里!看到了吗?”稍作停顿似乎是为了调整思绪般喘了口气,“没有播放视频时的进度条!也就是说现在这个!应该是男主角的妻子正在录制视频!”

弹幕:

-智商突然上线

-先生我知道是你,别躲了快出来

-先生快从桌子底下出来吧我们知道是你

-这不是我认识的太太,太太的智商不可能这么高

-不,这不是我蠢萌的太太,你到底是谁

-你们到底在胡说什么啊我们太太认真起来超强的好嘛

-炸出一堆黑粉

......

看着女主角痛苦的表情和仿佛是因为在强忍什么而变得断断续续的语句,金鱼姬的眉头也开始不自觉地皱到一起,慢慢缩进椅子里,“啊...好可怜......结果也没能和丈夫重聚啊......”

“我只能说,如果你听到这消息...”

画面骤然一黑,配合着逐渐紧张的音乐——

“别管这件事。”几乎咬牙切齿的声音回荡在无尽的黑暗中。

“诶。”金鱼姬呆滞。似乎还未从刚刚的剧情中回过神来。

短暂的寂静过后,一连串电话拨号的声音响起。

电话接通,屏幕逐渐明亮。

画面开始是一段航拍视角,两边茂密的森林耸立成片,一条笔直的森林公路与河流平行着穿越其中,将森林划成整齐的模块。空无一人的公路上,一辆白色的汽车孤独地行驶着。

镜头上扬,天空阴云连片漂浮,偶尔露出被阳光映照成金色的天空,丝丝缕缕如斜晖的光线将铅云的边缘渲染成淡金色,平添几分祥和的味道。汽车不断向前行驶,如河水与公路一般仿佛没有尽头。背景音里男主角似乎在和什么朋友之类的人通话,典型的美国电影式开端。

随后镜头一转切换到公路上的近景,主人公正开着车,午后的阳光像一杯的奶茶,温暖地洒在车里。

“啊,可以操作了。”

金鱼姬控制主角左右转头,查看四周。

车开得很慢,公路两边的行道树从车窗外缓缓划过,不时有鸟鸣间或地响起,一切看上去都充满了祥和与平静。

“哦,好厉害!这是美国的哪里啊?好想去旅游诶~~”

弹幕:

-妈诶太太的关注点好奇怪233333

-快呼叫先生带你去啊!!

-太太来福建找我吧我带你去

-土豪太太又开始秀家境了,你们这帮土鳖guna

......

之后的一切非常如人所料,金鱼姬下车后在看起来很复杂其实只有一条路的树林里迷路了,兜兜转转半小时又被停在尸体上的乌鸦惊吓到,最后才在弹幕的指示下总摸进了农场小屋。

接下来就是按照游戏提示找到录像带开始播放。

“我、我之前可是有玩过demo的...!才不会被这个吓到!不...不就是人会倒下来嘛!”看着镜头不断靠近面对墙壁站着的人,金鱼姬开始不自觉地把椅子往后退。

然后——

“啊!!!”不出人意料地被忽然倒下满脸是血的尸体吓得立马用双手捂住了脸。

弹幕:

-233333333

-2333

-我信了太太的邪

-2333333

-说好的不害怕呢???

-23333333

......

在经历了一系列惊吓后,金鱼姬终于找到一把断线钳并成功救出牢笼里的女主角米娅。

“都是因为找你才这么惨!走吧走吧我们肥家吧!”金鱼姬围着女主角开始迫切地转起了圈。

“爸爸来了,我们快走。我们得马上走!”

“好好好,我就等你这一句啦。”金鱼姬高兴地在椅子上晃了晃,丝毫没有在意对方口中的“爸爸”是什么意思。

但是当被米娅牵着兜兜绕绕走到一个房间并看到她坐在沙发上开始如同精神分裂一般喃喃自语时,金鱼姬的笑容逐渐从脸上消失。“我怎么觉得有哪里不太对劲......算了管不了这么多了!先找到路赶紧跑才是首要任务。”

结果当她听到一声惨叫急急忙忙跑回来却发现没有人时,顿时倒吸了口冷气。“哇哇我就知道!真是怕什么来什么!请问我可以抛下她自己跑吗?”

弹幕:

-不可以哦

-当然不可以了小傻瓜

一条显眼的红字弹幕飘过:前方分手高能

......

果然,还没走多久,金鱼姬就被陷入疯狂状态的米娅抓住扔在地上并开始拿刀子疯狂捅。

“哇——这是怎么肥事!!!喂喂是我救了你啊你发什么疯?!”一边按照提示格挡,金鱼姬一边气愤地尖叫,情绪激动的简直比发狂的米娅还要恐怖。

“噗——”随着肉体被刺穿的声音,刀子狠狠地贯穿了主角的手掌。

“啊!!!我的爪爪!!!”金鱼姬声嘶力竭地尖叫起来,仿佛这一刀其实扎在了她的手上。“亏我之前还夸你漂亮!你还能再过分点吗!”

话音刚落,发疯的米娅拖着电锯晃晃悠悠走过来,然后对着主角被扎在墙上的手猛地砍了下去——

“啊——!我的爪爪!断了!在喷血啊!”金鱼姬看着如此刺激的展开崩溃地大喊,然后赶紧爬起来顺便看了看地面,“我的左爪掉在地上了!”

沉默片刻。

“诶,话说还能捡起来吗......真的可以啊!!!好恶心啊我为什么要把自己的断肢捡起来装兜里啊!!!”看着背包栏金鱼姬彻底抓狂了。

接下来按照电话里的妹子的指示逃到阁楼,并get到一把手枪。

“哇炫酷!我也是有武器的人啦!”

然而还没等她爬出阁楼,米娅直接砍爆了门冲了进来。

“哼,你以为现在我会害怕吗?让你之前砍我的手手!现在我要报复回来了!”金鱼姬靠一只手举着枪对准了对方的头部。

弹幕:

-哈哈哈塑料姐妹花决裂现场

-家暴现场

-233333333333333333

-自动带入太太和先生,感觉有点莫名带感

-带入的过分了啊

-hhhhhhhhh

-太太好可爱甚至要和游戏角色讲道理www

......

可惜结果总不是那么遂如人意——

“啊!”

被电锯砍死

“啊!又来?”

被电锯砍死x2

“哎哎哎别...!”

被电锯砍死x3

“生气了哦?我要认真了哦?”

被电锯砍死x4

“哎哎就差一点我——”

被电锯砍死x5

“讲道理刚刚马上就要赢了的!”

......

弹幕:

-没错,这是菜鸡太太本人了

-233333333果然在这里卡关了

-这个操作感觉能卡一年

-我先去睡一觉

-100年后

-米娅举电锯都举累了

......

不知道多久以后。

“喝水吗?”一个低沉平缓的声音兀然自头顶响起,伴随着玻璃杯放在桌面上的声音。

未等她反应过来,对方的手又趁机按在她的头顶揉了把她蓬松柔软的头发。

弹幕:

-啊啊啊啊啊啊先生回来了!!!

-妈诶表白先生/星星眼 先生声音好苏啊

一条伯爵蓝色贵族弹幕一路闪闪特效飘了过去:嘤嘤嘤~高调承包先生,请和太太分手做我男朋友吧

-先生终于看不下去来救场了www

-先生手好好看!!!手控一本满足x

......

等金鱼姬转过身看到已经脱下一身西装换上家居服的荒,立刻瘪了瘪嘴置气般一扭肩膀又重新转回去愤愤然盯着屏幕,“不要~!我BOSS都打不过去了没时间喝水!”

荒听着她仿佛在跟游戏赌气一般的话语,不禁低笑一声,“就你这样的智商,跟自己的操作较什么劲呢。”

“啊——!!!!!!”金鱼姬崩溃地尖叫着跳下椅子并开始向身后的男人发动技能:小拳拳捶胸口。

“好了好了。”吃了几下不痛不痒的攻击后,荒虚抓住她的手腕,向前一拉把人带进怀里,“我来给你场外援助一下总行吧?”

“哼!”将头高高地撇向一边,“就算没有你帮忙我也可以打过的。”

弹幕:

-呜——狗粮......好吃......

-先生好苏好想嫁啊quqqqqqqqqq

-先生真相帝鉴定完毕

-我大叔音,温柔型男,有小姐姐网恋吗

-劳资也很体贴的好吧,为什么还是没有女朋友?

-现在的女生都瞎吗?颜狗?

-前面的臭吊丝滚出克蟹蟹

-有病吧?直男癌guna

......

荒站在她身后微微弯腰倾身接手键盘和鼠标,这样的姿势正好将娇小的金鱼姬圈在怀中。

被熟悉的气息所包围,金鱼姬稍稍安下心来。一偏头就能看到他的脖颈和极其认真的侧脸。

这个讨厌的家伙真是不管做什么都很厉害呢......

荒似乎是因为姿势不太对稍微动了动。

“!”趁他发现前金鱼姬连忙转回头假装认真地看向屏幕。

原本就是简单模式,他操纵男主角举起手枪以极快的速度瞄准女主角头部。

“砰——砰——砰——”每一颗子弹都精准地造成了伤害。

“打她!照头打!不用顾及我的情面!让她之前砍我爪爪,哼!”一边抓着荒的衣服躲在他怀里一边愤愤然挥着小拳头回击道,“没想到吧!你砍我的时候可万万没想到会有今天吧~~”

米娅忽然举着电锯冲刺到主角身边,然而荒操控着主角稍稍一扭身子轻轻松松躲过了电锯的这记猛击。

“砰——”趁对方的僵直时间将一梭子弹的最后一发打出去。

米娅跌跌撞撞地往前走了几步,最后瘫软地倒下了。

“耶~~最后还是世界第一可爱的我获得了胜利!”得意地扬起了头。

弹幕:

-明明是先生打倒的。

-太太清醒一点,你除了嘴炮什么都没干啊

-先生枪法好厉害

-好好好太太你最可爱你最厉害

-承包万能的先生

......

“好啦,既然打完了boss~今天的直播也就到此结束了~~那么我们明天晚上七点准时继续!没有关注的小伙伴们别忘了点一波右上角的关注哦~~”

弹幕:

-88888888

-888888888

-8888888

-召唤老板飞给续命

-有没有土豪来个火箭续命

-88888888

-喜欢主播的可以点一波右上角的举报

......

关掉直播,金鱼姬瘫倒在椅子上径直长出了一口气。“啊啊~吓死宝宝了。”待了一会,像是忽然想起什么似的转头看向身后的荒,“你早上走之前为什么不叫醒我?害得我今天直播又迟到了!”不开心地鼓起嘴巴。

“表铃都吵不醒的人我也没有信心能叫醒。”

“#!你这话什么意思啊你!讨厌!” 说着威胁般拿起放在一边用于切水果的陶瓷刀,“信不信我像米娅一样把你戳在墙上拔都拔不下来!”

荒无奈地摇了摇头,显然懒得和她计较,“明天周末想去哪里玩吗?”

“不要!明天要剪录像没时间!”十分大牌地将头撇向一边。

“咳咳。”荒微咳两声,分外正经的表情看着金鱼姬开口道,“‘伊森,我爱你。我是如此的想念你~~我要吻你千遍万遍。’”

“你不是在上班吗!不对!谁让你看我直播了!”金鱼姬顿时拍桌而起。

“开直播不就是让人看的吗。”理所应当。

“那、那我也只是在模仿台词而已......!你在这里吃什么飞醋呢!”

“因为你是我太太。”荒凑近满脸通红的金鱼姬,趁她没反应过来在唇上偷了个香。“作为补偿就明天陪我一天好了。”

“不行!明天要直播的!”金鱼姬秒拒绝。

“‘我是如此的想念’...”

“好啦好啦明天陪你还不行嘛!”顿时捂住耳朵败下阵来。

“嗯,还有。”荒点点头,“这句我也想听。”

“听什么听,到梦里听去吧!梦里啥都有!”她抓起枕头扔向跟在后面走进卧室的荒,然后像是想掩饰脸上的红晕般慌慌张张立马钻进被子里并顺势蒙住了头。

评论(5)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