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色丶

写文的话只写bg向哦~
同人暂时只更荒x金鱼姬(我爱他们)!
原创一般看心情吧...大多是中长篇。
吃的cp很多,如感到任何不适可以屏蔽我的推荐❤
脑洞穷竭或者卡文的时候maybe大概也许可能会抽风的突然消失一段时间(提前土下座)
最后,谢谢你的关注和认真阅读(鞠躬)

荒金(二十三):荒的事过境迁

CP为荒x金鱼姬

3600+的大粗长~~另外就后续存稿来说这个中篇已经完结了~!(代价是没赶上儿童节!悔恨捶地

一口气结尾的如果后续剧情文字上有什么奇奇怪怪的地方,就...... |・ω・` )

另外在纠结要不要连更x

=================================

什......

当金鱼姬从巨变中回过神来的时候,周围已经变成了她完全不认识的景色,花海早已不复存在,面前的阎魔也不知何时不见了踪影。

云雾迷蒙笼罩着远处的视野,目光所能抵达的距离只有面前的几步之遥。

金鱼姬左右看了看,试探性地往前走了两步。

“阎魔......?”

越往前走,浓雾渐渐散去,周遭景色豁然开朗起来。

“您就是神明的使者吧?”

莫名眼熟的少年端坐于神社前,眉眼间尽是温柔。

前面,乌泱泱地跪着一大片村民。

“幸好有您带来了预言,否则我们就回不来啦!”

“多谢神明保佑啊!”

“请您留在这里吧,我们会供养您的。”

......

是谁......?

金鱼姬有些茫然地往前又走了两步,企图看得更清楚些。

然而,仿佛没有尽头般,越是往前走,越是模糊。

原本的神社与村民渐渐消失,等到她走到跟前时,已经全然是另一幅场景。

“神之世七代,乃生国土。”

远远地,一位白衣的柔弱少年在神社前翩然起舞,握于手中的铃随之叮当作响。

发丝舞动,衣袖蹁跹。纯净的声音仿佛在唱一首歌般诵读着,却远比那动听虔诚,饱含希望。

“国土其上,驻八百万神明。”

熟悉的模样。

金鱼姬只是驻足其中认真聆听,以至于忘了接下来本来要做的事情。

然而,随着舞蹈一步步推进,原本澄澈的声音不知何时掺杂了痛苦迷茫。

到底是从什么时候起,少年的舞蹈不再热情,他握着神乐铃的手开始颤抖,每一个动作都变得畏缩,每一颗铃铛发出的声音不再清脆。

“你是白痴吗,你指的方向只能捞到这么一点鱼?”

“酒都坏掉了,说,是不是你搞得鬼?!”

“去死吧。”

 “你啊,根本就是妖怪吧?”

......

别......

金鱼姬几乎是不受控制地跑动起来,向那个身影伸出手想拉住他。

一切骤然消失。

她张开手,却只有一缕空气从手掌中迅速逃逸。

某个不愿被正视的猜想却逐渐在脑海里清晰起来。

“妖怪什么的......嗝,根本不足为惧,这可是我引以为傲的一击啊。”男子手持竹刀,对着被打翻在地狼狈不堪的少年。

原本洁净的白衣由于在尘土中翻滚变得脏兮兮的,混合着血污,破烂不堪。

“喂喂,你这家伙,这是要杀了他吗?”

完全不在乎其他人劝阻的男子,缓缓将竹刀举过头顶,对准了地上趴着的人,面容因此而逐渐变得狰狞。

“我可是没用木刀啊......”

“不要!!!”

几乎是下意识地,金鱼姬一下扑了过去挡在少年面前。

竹刀裹挟着凌厉的风呼啸地朝金鱼姬砍去。

“唔...!”骤然闭紧了双眼。

然而,猛挥下来的竹刀却径直穿过了金鱼姬的身体,继续向少年而去。

“什...!”金鱼姬猛然回头,却只能眼睁睁看着武器用力劈过去,无法阻拦。

就在刀尖即将抵达少年头顶的一瞬间——

所有景色逐渐扭曲,模糊,重新被浓雾所遮笼。

“穿着华美的衣服上路吧,您不是神使吗,就这么从空中走回高天原吧!”

神...使......

那不是......

少年抬头凝视天空,海风温柔地吹拂着他的长发。

他从这里而来,亦从这里离开。

慢慢伸出脚,踏出最后一步。

远远的白点,瞬间就消失在了金鱼姬眼前。

“不——!”她拼命挥舞着手,不顾一切想扑上去。

海边的村庄,角落里的少年......

原来都是...他的故事。

“你到底走不走?”略带些恼怒的声音蓦然在耳边响起。

“!”金鱼姬猛然回过神。

没有了呼啸的海浪,夜空下在悬崖边停留的少年,眼前只是大片大片安静得随风摇曳的彼岸花海。

她收回不知何时伸出去好像要抓住什么似的手,转头,就看到了熟悉的冷漠面孔。

望着他的脸,两个人第一次见面的春天像不断循环的跑马灯在脑海中无数次地重复播放。

所有她说过的话,她做过的事情,在经历了这一切后,她都想收回。

她想认认真真地道歉,却不知从何说起。

“......”张了张嘴,片刻,她重新抿唇,还是选择了沉默。

既然是曾经痛苦的回忆,那么,还是让它作为回忆继续地存在下去吧。

“发生什么了吗?有谁跟你说什么了?”对方的神情忽然变得警戒起来。

金鱼姬拼命地摇了摇头连忙否认,仰起头向他扯出一个超大的笑容,“这里真~的~很无聊诶,我们赶紧走吧!”

几乎是连推带搡地把他拖离花海。

 

因为荒的能力,两个人回到庭院的时间并不算太晚。

分开之前,金鱼姬前所未有第一次地摆手和他说了再见并嘱咐他不要在书房呆到太晚。

荒惊得愣在了原地并觉得一定有哪里不对,但之前他一直在地府和阎魔商量事情,判官又不可能去找她说什么多余的事情......

这个小家伙的心思,他从来都猜不透。

而这边,金鱼姬转个弯,刚打算回到庭院,迎面就走过来某位曾经打过一次照面的人。

“好漂亮...”望着面容带笑的人,金鱼姬由衷赞叹。

这个沉闷的王宫里居然有这么漂亮的大姐姐,简直比椒图姐姐和烟烟罗还要好看一千倍!即使已经是第二次见面,金鱼姬还是完全看呆了。

玉藻前看着她呆愣的神情,不禁轻笑一声,“作为一只小妖怪,你身上的气息还真是特别。”

“......”金鱼姬望着对方沉默了两秒,随即困惑地一歪头。

咦?为什么这个超级好看的大姐姐说的话自己完全听不懂?

玉藻前没有在意她困惑的神情,只是伸出手似乎想要摸摸她的脑袋。

正当即将碰触到她的瞬间——

一股强力将呆愣的金鱼姬向后拉去,随后她落入一个熟悉的怀抱。

“!”她在对方的怀里抬起头,看到荒戒备的神情。

“原来如此。”玉藻前露出一个了然的微笑,淡薄得几乎就要融在她的妆容里。

随后她伸出手,瞬间在掌心中化出一件物什,递给金鱼姬,“认识你也是一种缘分,这个就当做见面礼吧”

神乐铃......?

金鱼姬几乎是在接过东西的一瞬间就回想起了之前在阎魔制造的幻象里看到的景象。

孱弱而温柔的少年手持神乐铃翩然起舞,祈求安康,每个舞步都将自己带往死亡的深渊。

大个子的...东西?

心中猛然掠过某种刺痛的甜蜜。在过去这么久之后,她才觉得离他又更进一步。

那些关于他的过去,正一点点地被剥离开来。

“你是谁?”看到神乐铃的瞬间,荒抑制不住地变了脸色。

不管他是谁,居然知道自己的过去......

“一个你不需要知道的人。” 玉藻前毫不在意地摆了摆手,转身准备离开。

“为什么要打扮成女人的模样?”

这个大个子在说什么嘛,明明是这么漂亮的大姐姐......

金鱼姬分外埋怨地看向荒。

“劝你不要知道太多比较好。”玉藻前颇有些吃惊地停下脚步,声音里却还是一贯的从容不迫。

居然可以看破自己真实的样貌,看来是位了不起的大人呢。

“是吗。”荒正欲再说什么——

原本呈即将离开之态的玉藻前忽然转身,挥舞折扇,一团狐火直直向荒袭去。

“!”金鱼姬几乎是在同时抬起头,举起扇子瞬间拍出了金鱼。

“出来吧,金鱼先生!”

“嘭——”一时间尘土四起,地动山摇。

金鱼挡在荒面前,几乎是硬生生吃下了那一击的伤害,随后便立即消失了。

而被金鱼护住的荒,只微微受了点皮外伤。

“唔,不错的反应。”玉藻前唇角扬起一个微不可见的弧度,颇有些赞许的目光落在还惊魂未定微微发抖的金鱼姬身上,然后很快又转回到荒那边。“但是下次再这样纠缠不休的话,可能就没这么好运了。”

“......”对方实力不容小觑,而自己身边还跟着金鱼姬。

思虑良久,他不敢再贸贸然与他发生冲突。

于是玉藻前满意地点点头,便又恢复了平日里一派悠闲儒雅的作风,轻摇折扇迈着小步,不慌不忙地离开了。

“那个...大个子你还好吧?”金鱼姬仰头,看着望着玉藻前离开的方向若有所思的荒,忧心忡忡道。

就在他被对方袭击的那么个瞬间,金鱼姬感觉这一幕似曾相识,熟悉到几乎就要与记忆里的某个影像完美重叠。

在那个影像里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一切发生,却无法救他于苦难之中。

她承认刚刚那一刻她有些心有余悸,和一点点的小私心。

“我没事。”他收回目光,转到她手里的“礼物”上,“那个东西......”

荒朝她伸出手,还未来得及说些什么,对方已经抱着神乐铃下意识地蹦出去老远。

“你、你干嘛!”金鱼姬以一种防御的姿态问道,仿佛只要感觉不对,下一秒就会携物潜逃。

“......”他看到她蓦然睁大的眼眸里尽数的戒备与惊慌。

两个人对峙着,气氛一度僵硬到了极点。

我不应该这样做的。看着对方不自然的神情,她自己的内心在这样抗议着。这件东西对他意味着什么,我明明知道的。如果是关于他的曾经,即使再想抓住也......

 “我......”

“你......”

正欲率先开口打破僵局的金鱼姬,没想到荒在此时也一同开了口。

两个人不由得同时对望了一眼。

“咳咳。”随后金鱼姬干咳了两声,停顿片刻像是拼命把话从喉咙里挤出来,“这是你的东西吧?我才不稀罕别人的东西。嗯,先说好哦,我、我才不是因为你...什么的......”

似乎算得上是人生中的第一次让步,金鱼姬十分不自在地偏过头去,只是将拿着神乐铃的手尽量伸到对方面前。

荒默默接过曾经熟悉到有些陌生的物什,慢慢地摩挲着。

半晌。

他将东西掂在手里转了180°,将铃柄朝向她递了过去。

“?”

“既然之前是我的东西,理应也由我送给你。”

过去的事情已经过去了,既然想要放下,他也无须再因这些无用的情绪连累到旁的人。

尤其是面前的这个人。

“诶?”金鱼姬猛然抬头望向他的眸子。

坚定,以及某些异样的情愫。

“哼,本来也...是我的东西嘛!”看似不在意地接过神乐铃,却立马紧紧地抱在了怀里,一双眼眸死死地盯着他,像是要从中挖出什么秘密一般,“先说好哦,既然送给我了就不可以再要回去了!”

荒无奈地摇了摇头:“嗯。”

“嗯......我决定以后对你好一点!”

“为什么?”这个小家伙,突然间又在说些莫名其妙的话了。

她将目光从怀里的神乐铃上收回,转头仔仔细细地看着他,对方淡漠严厉的脸上不再有昔日那些狼狈的痕迹,“嗯——因为收到了礼物本大人很开心~~就这样!”骄傲的扬起的脸上,是某种小心思被掩盖过去的得意。

“......”

评论(2)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