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色丶

写文的话只写bg向哦~
同人暂时只更荒x金鱼姬(我爱他们)!
原创一般看心情吧...大多是中长篇。
吃的cp很多,如感到任何不适可以屏蔽我的推荐❤
脑洞穷竭或者卡文的时候maybe大概也许可能会抽风的突然消失一段时间(提前土下座)
最后,谢谢你的关注和认真阅读(鞠躬)

超日常恋爱记录(二)

CP为荒x金鱼姬

大声告诉我甜不甜!!!|•ω•`)

====================================

“诶诶诶?感觉接下来可能会有什么不得了的东西蹦出来——”

“轰隆——”旁边的窗外顿时亮了半边。

“啊——!!!”没等到游戏的高能,金鱼姬倒是被这一声突如其来的惊雷吓得尖叫起来。

弹幕:

-卧槽对不起打扰了

-吓得本萌妹虎躯一震

-太太那边好响一声,是厨房炸了吗www

......

“你们在乱猜些什么啊,只是打雷了而已。”暂时暂停了游戏,金鱼姬探头向窗外看了一眼。

天阴的像是要径直压下来,铅云团团聚拢着连成大片大片的阴霾。

似乎暴风雨要来了。

“刚刚影射我厨艺的拖出去乱枪十分钟,你们这些人怕不都是黑粉#”金鱼姬很生气,虽说自己做饭的水平差是差了点,但好歹不至于炸厨房啊#

就在她说话期间,轰隆隆的雷声自远处的天边像千军万马奔腾而来一般逐渐逼近,随后是一声比之前更为响亮的惊雷。

弹幕:

-今天的雷声甚是喧嚣啊~

-太太听不清你在说什么

-好大的雷声主播把窗户关上不行吗

......

雷声一阵紧似一阵,弹幕纷纷都在抱怨根本听不清她在说什么。

真是的...#你们这群家伙...耳朵都聋掉了嘛!!!一边这样想着,金鱼姬攥紧小拳头拼命隐忍了半天——

“哗”一把将椅子推出去,金鱼姬终于不堪其扰忍无可忍地跑至窗边探头朝外面大喊了一声:“妈蛋,是哪位道友在此渡劫???”

弹幕:

-2333333333333

-233333333

-在下金丹期,敢问阁下?

-大乘后期找位道侣双修

-23333333333

-元婴道友想找一位能双修的小姐姐

......

然而,更为神奇的一幕出现了——

当金鱼姬高亢的怒吼几乎被恶劣天气所淹没之时,雷声戛然而止,整片小区瞬间安静得只剩她的话音在高楼之间回荡。

“......”金鱼姬对着天空蒙逼了几秒钟,随后清清嗓子又恢复了往常的神态,她关上窗户重新走回到电脑面前,故作不在意地摆了摆手,“正常操作,都坐下。”

弹幕瞬间炸开了锅,金鱼姬也不着急继续游戏,一边用手托腮看着他们聊天,心却渐渐飘到了别的地方。

半晌,就听见雨点疯狂敲击在窗户上的噼啪声,仿佛要将玻璃直接击碎开来。暂停了游戏的寂静房间,被哗啦啦的嘈杂雨声所充斥。

“我去上个厕所,大家稍等片刻哦~~”向摄像头挥挥手,金鱼姬转身以身体作为遮挡不引人注意地抄起一旁的手机走出房间。

直通客厅的小走廊里没有开灯,手机荧屏散发出的幽幽光辉映着金鱼姬无比纠结的脸庞与无不担心的目光。

她看着屏幕上那串熟烂于心的电话号码,最终微微叹了口气,按下了拨号键。

“嘟——嘟——嘟——”

电话在响了三声之后被迅速接起。

“喂?”听筒另一头,是熟悉的低沉嗓音。

“那个......”一阵莫名的紧张。

此时拨通了电话,金鱼姬才恍然发现自己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之前走出来的时候心里筹备的一大串措辞现在像是彼此串通好了一般集体消失不见。

“嗯。”他在耐心地等她的下文。

“你现在在哪里?还在公司上班吗?”

“没有,我......”

“荒总?”他的回答被另一个清婉动听的女声所打断。

这一声不仅打断了他的回答,也打碎了金鱼姬原本的心情。

“啊!女人的声音!”她顿时不满地拔高了声音,像是某种妻子终于抓住丈夫偷情的把柄的语气逼问道,“为什么会有女人的声音?你现在不在公司吧?你居然背着我偷偷和小姐姐约会!!!”

“那个你可以先......”后面他在说什么已经听不清了,看样子是离手机远了些,此刻像是直接无视了金鱼姬般和旁边的女人交谈。

“先回答我的问题!!!”金鱼姬真的真的生气了,对方居然无视了自己,摆明了眼里只有她!于是抱着手机几乎是尖叫地咆哮:“不然你今天晚上就别想回来了!我要把门反锁上!!!你就慢慢和小姐姐共度良宵去吧!!!”

“......”这一嗓子连原本正坐在对面听从顶头上司荒指导的女人都听到了,即使没有开扩音器,每一句也显得字正腔圆分外清晰。“那个,荒总......”她有点尴尬。

“没关系。”荒无奈地叹了口气,“那就先等等吧,我一会在和你说。”说着,站起身走至落地窗边,看着被暴雨冲刷的路面,重新将手机放回耳朵边。

“是我的助理。”

红绿灯在街边不停闪烁着,由于阴沉到近乎漆黑的天空,明明时间还早,各家店铺却已经是早早地开了灯,各种霓虹灯在高楼之间闪烁着,在雨雾中呈现出一派绚烂的色彩。

“哼!”似乎是考虑到只说这么一个字不太有威严,于是金鱼姬又板着脸语气不善道,“所以你现在在哪里?”即使他看不见。

“咖啡厅。”他颇为耐心地回答,“下班的时候看到助理在路边打不到车就顺便载她一程,结果半路堵车还遇到了暴雨就索性找了个商场地下停车,准备在咖啡厅里坐着等雨停了再回。”

“哼!”像是从对方的话里找不到什么破绽,金鱼姬一幅这次就放过你的样子,随后又底气不足地嘟嘟囔囔,“害我白白担心你......”

荒轻笑一声。即使话音很轻,他还是听到了,却没有打算说破,“所以有什么想吃的吗?我晚点给你带回去。”

“嗯......”金鱼姬托着小下巴认认真真思考了半天,突然苦下脸来,“不行啦,我要减肥的,再这么吃下去就要胖得没法看了!”

“怎么会没法看。”荒柔声安慰,随后嘴角微微一勾,“我不是每天都在看吗。”

“啊——!!!”金鱼姬就差气到当场去世,捂着胸口啪嗒一下倚到墙上,然后以十分 冷漠  生无可恋的语气说:“再见,你已经失去可爱聪明贤惠漂亮的本宝宝我了。”

“是吗,那...为了补偿我可爱聪明贤惠漂亮的宝宝,就请你吃些甜点吧。”

“嗯......”金鱼姬开始动摇了。

“这样就算是我为了道歉送你的礼物,没有在你的减肥计划上出现的东西,即使吃了也没有关系,不会干扰你原本的计划。”荒 有理有据地分析  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中。

“啊,好像是这样。”金鱼姬一边仔细地思考着,一边煞有介事地点了点头表示赞同。“那我要那个!红丝绒蛋糕!还有芒果布丁!啊对了,再加一杯热奶茶!”

“嗯好,那你乖乖在家等我回去。”

“知道啦~开车回来路上一定要小心哦!我最近听说......”

听着她在电话另一端开始不停地碎碎念些担心自己的话,荒嘴角的笑意愈发浓重。

自己的这个太太直到现在还是这么可爱。

评论(2)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