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色丶

写文的话只写bg向哦~
同人暂时只更荒x金鱼姬(我爱他们)!
原创一般看心情吧...大多是中长篇。
吃的cp很多,如感到任何不适可以屏蔽我的推荐❤
脑洞穷竭或者卡文的时候maybe大概也许可能会抽风的突然消失一段时间(提前土下座)
最后,谢谢你的关注和认真阅读(鞠躬)

超日常恋爱记录(三)

CP为荒x金鱼姬

“我回来了。”门锁转动的声音,随后荒带着满脸掩饰不住的疲惫走进家门,像往常一样在玄关处换上拖鞋。

然而,等他自己把外套脱下来顺手挂在衣帽钩上的时候,才恍然发现有哪里不对劲——

那只整天活脱脱像个小蜜蜂一样四处乱蹿的太太没有跟平常一样听到自己的声音就急急忙忙飞奔过来迎接他。以至于今天的衣服都是自己挂的。

他郁闷地再次抬头看了看自己挂上去的衣服,突然开始怀念自家太太以往温柔得帮自己脱掉外套然后拼命踮起脚尖伸长胳膊努力把衣服挂到衣帽钩上的模样。

不枉费当初装修的时候,特意把鞋柜上的衣架安得高了点。每天回家都能欣赏到对方扭着小屁股努力挂衣服的景色,偶尔还可以假装好心上前帮忙然后顺带把对方揽进怀里低头来个久别一天的深吻。

哪怕一天都是想念。

这样想着,荒一边松开领带一边走进客厅,依然没有看到那个熟悉的娇小身影。

都这个点了,会去哪里呢?抬手看了看表,已经临近七点。而且......

也没有平时的饭香味。

转头望了望餐桌的方向——

果然空空如也。

到底是怎么回事......阿姨今天连饭也没有做吗?明明说过今天要回来吃的......

荒百思不得其解地朝厨房走去,打算看看有没有人在里面,可以给自己一个合理的解释。

刚走到门口,就看到磨砂玻璃的推拉门里面灯亮着,一个模糊的人影杵在炉子跟前一动不动。

他默默拉开门——

果然是金鱼姬,正端着一小盘切好的西红柿对峙般不服气地瞪着处于熄火状态的燃气灶。

“你在干什么......”他的太太,每一天都如此的出其不意,让他摸不着头脑。

“啊!”金鱼姬显然被突然发出的声音吓了一跳,匆忙回头然后在看到他的瞬间惊讶地瞪大了双眼,“你都回来了?天啊,我耽误了多久......”

之后继续转过头,以刚刚的姿势和表情继续盯着灶台。

“你......”

“嘘——别说话,我觉得我要赢了。”

“......”荒无语了。

你到底在跟一个燃气灶较什么劲。

“你是想打开吗?”

“那不然呢!”金鱼姬一副“你看不出来吗”的表情瞪着他理直气壮地说。

“......”荒无语地伸手,转动按钮直接帮她打开来。

“嘭”。淡蓝色火苗冒出来的瞬间爆出一声小小的爆炸声,但是很明显成功吓到了站在一边的金鱼姬。

她浑身一抖,抱着那盘西红柿猛地后退了几步,退到了他的身后。

“你看,它之前一直这么凶我!”不满又委屈地指着炉灶控诉。

“......”他能怎么办,上去给这只炉盘几拳吗。这不是他这个点还吃不上饭的理由。“只是因为炉具打火时间有点晚,可能是出气孔堵了,没有大问题,等吃完饭我再仔细检查一下。”颇为耐心地解释。

“那...那好吧......”金鱼姬十分不放心地上前,拿起菜籽油桶站在足够远的距离尽可能伸长手臂往里倒。

荒默默地站在后面看着她仿佛在做某种生化实验般小心翼翼的动作。

过了一会儿,油随着加热开始微微冒烟,飘出阵阵香气。

金鱼姬把葱花搁在木铲上,然后尽可能捏着木铲离锅最远的末端,伸长胳膊将葱花扔了进去。

嗯,抛去各种扭曲动作来说,好歹步骤是正确的。围观荒做出了颇为中肯的评价。

葱花在滚烫的油里躺了片刻后开始散发出阵阵被煎熟的香味。

金鱼姬抱着盘子狠狠地咽了口口水:“要...要上了!”说着深吸了一口气,倾斜盘子将西红柿一股脑地全倒在了炒锅里。

“滋啦啦啦啦——”巨大的响声配合滚滚浓烟瞬间从锅里迸发出来。

“哇啊——!要炸了!快跑!”金鱼姬被这阵仗吓得捂着嘴一声尖叫,转身一溜烟就没了人影,后脚离开厨房时还不忘“贴心”地锁上门,将一脸懵逼的荒径直关在了里面。

“......”荒足足盯着锅里奇形怪状、充分展现切菜人厨艺的西红柿看了好几秒,才无奈地轻叹一声,拿过挂在门后的围裙穿上,又挽起西装衬衣的袖子以最大限度地降低油渍对于他白色衬衫的损害,随后抄起锅铲接手了金鱼姬撂下的担子。

 

后记:

衬衫溅上几滴油点子在所难免,虽然他的太太非常愧疚地自告奋勇要帮他手洗这件衣服,但是由于他实在舍不得累到对方,最后还是送去干洗了。

“啊,据说,把洗洁精抹在溅上油渍的地方搓几下洗衣服的时候这些污渍就很容易被搓掉了。”金鱼姬十分得意地科普。

“你怎么知道的。”荒颇为不相信他家太太能知道这么居家的事情。

“辉夜姬告诉我的。”深知瞒不过秒坦白。

“那个富家小姐?”感觉更不可信了。

“哎呀,其实就是和辉夜姬聊天的时候万年竹正好在一边,听到后告诉我们的。”深知瞒不过干脆直球。

那个清高的落魄音乐家吗...这下就说得通了。

“所以为什么要炸了你的第一反应是把我锁在里面?”不满。

“那个......”金鱼姬心虚地摸摸脸,默默将目光移向一边。

遇到危险的时候让丈夫垫后不是常识吗?

评论(5)

热度(44)